設立家族信托的人士注意了!濫用信托架構會被調查

時間:2021/09/13 16:42:21用益信托網

信托行業在我國方興未艾,其中,一部分業內人士正在鼓吹所謂的“避稅”等功能。而在澳大利亞,相關部門已經開始針對濫用信托架構采取行動。這種做法,在不久的將來就很可能為中國所借用。


1躁動的業內人士


自從第一單家族信托在中國大陸地區落地以來,已經是第九個年頭。


九年來,人們對信托的認知,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一開始的根本沒聽過,到完全不了解,再到親眼見證不少富豪紛紛設立家族信托。


在這一次次實踐當中,高凈值人士和從業人員共同進步,一起加強對信托的認知。


從無到有,發展迅速,于是信托行業就和其他不少行業一樣,出現了快速發展不可避免的一些弊端。


比如說,如何宣傳信托的優點和用處,讓不少尚處于觀望中的高凈值人士,可以因此而接受信托,甚至主動要求設立信托?


有的人選擇直言相告,訴說信托的方方面面優缺點。


也有的人選擇主動出擊,分析陳述創一代們所面臨的傳承等痛點問題,以及信托的種種優勢,從而讓對面選擇信托。


但是也有不少人的宣傳是,提出眾多優缺點之中的某一個令人特別感興趣的點,然后進行夸大式的宣傳,對于其他特點盡可能忽略不提。


這就導致相當一部分高凈值人士,對于信托的認知就是,一種無條件的“避稅避債”工具。


如果設立信托唯一的目的就是避稅,那么在境外很可能就被認定為濫用信托的行為。


最近,澳大利亞就發生了這樣的行動,打擊的就是一些富人濫用信托的行為。


2澳大利亞稅務局的行動


澳大利亞稅務局 (ATO) ,在2016年成立了避稅工作組。


這個小組的主要行動,就是打擊避稅行為。


重點打擊的對象,包括公共團體、跨國公司、高凈值個人和相關私人團體。


所謂的相關私人團體,就包括信托和建議設立的信托的人。


經過幾年的行動,他們共追回159億澳元。


如今,他們正在把重點放在信托相關的人和團體身上,也就是一些故意設立“濫用信托安排”的人,以及為他們這種安排提供幫助的顧問。


ATO打擊了325個涉及跨國事務的信托安排,牽涉了很多澳大利亞的非居民納稅人,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作為受益人在信托處置資產時企圖逃避資本利得稅。這一行動中ATO發現了被調查人員共有2.644億澳元的未交稅款,而且直接收繳了2.328億澳元的稅款。


對于稅務部門來說這絕對是一份豐厚的大禮包,毫無疑問這一行動將會持續地進行下去。


3從業人員被重點關注


在通常情況下,復雜結構背后一定都是有高人指點。


如果某個信托被認定為是濫用信托結構,ATO不僅要對相關納稅人進行懲罰,還會追究這些人背后的顧問。因為這些顧問一般都是某些復雜的避稅結構的策劃人,倡議人或推廣者。


也就是說,出謀劃策幫助他們利用信托架構來逃避稅務,這種律師或者會計師、財務規劃師等,也會受到懲罰。


之前曾經有過兩個非常著名的案例,讓“黑心”顧問被罰得叫苦連連。


在Bogiato案件中,某避稅設計背后的顧問,被處以2268萬澳元的罰款,創下了相關處罰的最高罰款記錄。


而在Rowntree案件中,一名律師、一名會計師和一名財務規劃師因向客戶建議避稅計劃而被勒令支付940萬澳元。


不僅如此,ATO還表明了今后的工作重心由此發生了轉移。


在過去的一年里,他們打擊的重點對象是信托本身,包括委托人和受益人。


而在下一個財務年度里,他們將會繼續擴大團隊人數,并且把工作重點放在大型的市場專家顧問身上。


一旦發現這些專家顧問們推行避稅計劃,并且對ATO的審查工作不配合乃至于進行誤導和阻撓,例如濫用法律專業特權(LPP),就會面臨被處罰和起訴。


像澳大利亞的這種做法,是多方面因素共同造成的。


一方面是在疫情影響下經濟不太景氣,于是對偷稅漏稅的打擊就會變得更嚴肅認真。


過去的某些模棱兩可的行為,如今也被嚴肅對待,認真考慮這些行為是否違法。


另一方面則是,當信托這一工具被人們挖空心思地發揮避稅功能,窮盡能力地運用,那么就必然招致稅務部門的打擊。


4未來或被中國借鑒


中國經常說自己是摸著石頭過河。


然而實際上,大部分時候是摸著歐美發達國家過河。


曾幾何時,我國的互聯網行業發展歷史,幾乎就是美國互聯網行業的翻版,那些出過國見識過國外情況的人們,不少都成為了行業的開創者和領軍人物。


比如說開創淘寶的馬云,就是見識到了國外的亞馬遜等網上購物,才萌發了創業的想法。


在其他行業,類似的情況數不勝數。


到現在為止,中國摸著歐美等國過河的做法依然普遍存在。


信托領域同樣如此,一批在國外留學的法律人才,把信托的概念和具體操作手法,紛紛帶回了國內。


這次澳大利亞稅務局的行動,就給國內的從業人員提了個醒。


從業者在學習國外,政府部門同樣也可以學習國外。


再加上我們用三十幾年的時間,就走完了西方近三百年的路程,一切的速度都非常快。


因此,大概率在幾年之后,一旦和信托相關的稅務規定都正式出臺,我國也會開始打擊濫用信托進行避稅的行為,并追究一部分從業者的責任。


最近國家的一系列行動,比如打擊藝人偷稅漏稅等,可以看做是一個起點。


在提出共同富裕之后,又補充說“不會殺富濟貧”。


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懲罰一些刻意偷稅漏稅的富人,是完全可行的。


再加上無數過往事件所證明的“國外發生的事情,幾年后往往會在中國重現”的例子,極大概率可以判斷,未來國家打擊刻意利用信托來避稅的做法,以及打擊相應的幫手,為期不遠。


作者:
來源:WEALTH 財 富 管 理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