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達股份半年報下的心酸無奈:四川信托的投資人太難了

時間:2021/09/15 10:44:50用益信托網

8月31日,宏達股份公布了2021年半年度報告。


但本文重點不是去討論宏達股份2021年業績的表現和背后存在的問題,主要原因還是在于宏達股份是四川信托的第三大股東,也是由劉滄龍“宏達系”最重要的旗子之一。


如今關于四川信托,已經很久沒有官方的新消息了,所以也沒有太多可以分析的材料。而備受投資人和業內所關注的2020年年報的審計工作,自三大機構進駐以來,至今沒有一點消息。


而截止本文發稿,已經離既定的日期過去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想要挖掘一點關于四川信托的消息,從宏達股份半年報入手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半年報


通讀整一份半年報,關于四川信托的內容大致如下:


2020年4月底,四川信托停止TOT項目的發行,出現流動性問題;


2020 年 12 月 22 日公司收到四川銀保監局《監管強制措施決定書》(川銀保監強字[2020]5 號),因四川信托違反審慎經營規則,需要整改,對公司實施審慎監管強制措施,限制公司參與四川信托經營管理的相關權利,包括股東大會召開請求權、表決權、提名權、提案權、處分權等。內容詳見公司于2020年12月23日在指定媒體披露的《關于公司收到四川銀保監局<監管強制措施決定書>的公告》(臨2020-060)。


因四川信托違反審慎經營規則,2020年12月22日,監管部門聯合地方政府派出工作組,加強對四川信托的管控。


2020年度財務報告中,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8號—資產減值》的規定,對持有四川信托長期股權投資進行減值測試,從防范因樂觀估計而誤導報表使用者的角度,公司基于《企業會計準則—基本準則》第十八條的規定,謹慎考慮,對四川信托股權投資全額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內容詳見公司于2021年4月30日在指定媒體披露的《關于公司計提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的公告》(臨2021-020)。


公司持續關注四川信托相關進展情況,據四川信托官網查詢相關信息顯示,四川信托全面審計、資產評估和法律盡調工作三大中介機構于2021年5月中旬進場工作,預計8月上旬出具正式報告。截至本報告披露日,公司尚未獲得四川信托2021年6月的財務報表及上述中介機構出具的相關報告等資料。


公司對四川信托初始投資成本24,700萬元,經歷2次增資62,168.82萬元,投資成本共86,868.82萬元。


以上就是宏達股份關于四川信托的主要內容分和信息。從下表可以看到,宏達股份已經把四川信托的股權價值減值為0 了,相當于8.6億都打水漂了。


QQ圖片20210915104344.png


2021年3月,因13項違法違規事實四川信托被銀保監四川監管局處罰。截至本報告日,四川信托仍處于風險處置階段。


距離當初商議的日期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月,三大中介機構直到現在依然沒有對外披露四川信托2020年報以及2021年半年報,這背后的原因不禁讓人感到不寒而栗。


投資人太難了


其實信托公司的財務并不復雜,對于四川信托而言,真正的問題還是在TOT項目上面。其他非此類項目,都還是一個正常的過程,否則也不會有那么多正常的項目兌付。如今實控人和一眾高管都被抓了進去,但是報告遲遲不公布的原因,可能來自非川信層面。


一年多的時間里,四川信托踩雷的投資人遭受住了物質和精神的雙重打擊!從涅槃重生的號里,每天都能看到總部大廈門口的靜坐和橫幅。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杳無回音,但確實引發了廣泛的關注。


如今安信信托重組方案已經全部敲定,重組方案也公之于眾;但是投資人的兌付問題,始終是橫亙在筆者心中的一個解。可以負責任地說,情況依然不容樂觀。


而川信這邊,無論是宏源證券的股份還是川信總部大廈,目前為止還依然沒有接盤方。而對于這塊信托牌照,似乎也沒有看見合適的收購方。隨著《資管新規》的到來,非標轉標的速度加快,信托作為金融全牌照的優勢被削弱,價值自然也就起不來了。


要說四川信托的亮點何在,莫過于實控人和一眾高管是真真正正地走上法制化的審判道路,比起安信信托而言,實在是好得太多太多。但是這還遠遠不夠,只有等投資人全部下車,才是最好的結局。


目前來自其他自媒體的消息顯示,部分TOT項目已經有了實質性的回款,據說回款規模在10-20億規模。這當然是好事情,表明風險化解工作取得了實質性的進展,但是其他的項目會否如此順利?還有就是究竟按統一對付還是底層兌付,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四川信托的投資人太難了,但是也非常值得敬佩!


作者:資 管 裕 道 人
來源:資 管 裕 道 人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