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信托文化建設的思考

時間:2021/10/09 15:53:02用益信托網

“文化”與“自然”相對應,具有豐富的內涵和外延。“文化”一詞的核心,是“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出自《周易》),是傳統且與群體緊密相關的價值觀念。

  

文化指特定人群的共同生活方式,是以人為中心的共同追求和價值取向。就信托文化而言,其本質是一種行業特質和職業操守的道德體現。

  

每一個行業和領域,都在漫長發展過程中形成了獨特文化認同。就行業文化形成歷史看,在遠古時期,刀耕火種,社會關系極其簡單;在封建社會,“你耕田來我織布,你挑水來我澆園”,一個牛郎加一個織女,就可以解決生活問題;交換很少,社會關系長期以來不過“士、農、工、商(四民分業) ”。發展到近現代社會,社會分工日益細致,逐步發展為“分工社會”“專業社會”。當今社會,分工極為細密。這在客觀上,就要求人們相互負擔起受托責任,相互誠信負責,相互在流程上提供合格的產品與服務。于是就產生了“分工—專業—信托”的邏輯思路。正因為有職業經理人對股東承擔信托責任,才會有公司治理,產生現代企業制度。又比如,學校教育孩子,醫院收治病人,老人在養老院頤養天年,都是人們對這些社會機構的信任與托付。相應地,這些社會機構承諾并擔負信托責任。這種形式推廣至經濟領域、社會領域、政治領域,現代社會的經濟、文化、政治與法律架構搭建起來,其核心理念也是“信任與托付”“承諾與擔負”。從某種意義上說,社會職業的劃分,都是承擔社會責任的結果,社會分工基于信托特質,信托關系也成為現代社會的一種關系。

  

古往今來,信托的理念、行為俯拾即是。“信托”是一種基本的、普適的價值觀念,全方位、多層次地介入、影響我們的社會經濟生活。實際上,我們的社會其實就是一個“信托社會”,存在這樣一個信托的概念與層次遞進(如下圖)。

  

信托的概念與層次遞進

  

信托,乍一看是金融工具,再一看是法律制度,更深入去看是價值觀和生活方式。搭建起這樣一面更宏觀的歷史、現實背景幕墻,就能更全面梳理信托公司的“信托文化”。所謂信托文化,是信托公司以信托關系為基礎、以受益人合法利益最大化為目標而形成的“誠信、專業、勤勉、盡職”的價值理念。信托文化包括以下方面:幫助人們在處理財產轉移和財產管理事務時,以達成自由、安全和高效的目的為依歸,以明確受托人應享有權利和所負擔義務為核心,以權衡委托人自由意志的延展和限縮尺度、界定受益人受保護的范圍和深度為重要組成。

  

2019、2020年連續兩屆中國信托業年會的主題,分別是“弘揚信托文化 強化合規建設”和“受托人文化”。信托公司重視開展文化建設,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其一,加深對信托理念的認知。

  

目前,對大陸法系單一所有權觀念與作為舶來品的英美法系雙重所有權的理解互不相融的問題并未解決,因此,盡管“一法兩規”頒布以來,把信托行業辦成“主營信托業務的金融機構”、做專業的受托人的制度定位逐漸明確,信托公司也努力淡化固有投資機構色彩,拓展本源業務,積極按照信托業務規律完善公司治理、內控機制、業務流程和激勵約束機制,取得了初步成效,但信托理念仍未深入人心,信托理論與實務的沖突仍時有發生。比如,大部分投資者只認識到信托是一種金融工具和理財手段,對于其服務社會的多項職能以及促進共同富裕的慈善作用了解還不深刻不精準。

  

其二,增強行業自信。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反彈,經濟金融領域不確定因素復雜,市場風險積聚、行業監管趨嚴,“資管新規”即將全面實施,信托行業制度優勢、牌照優勢、先發優勢逐步喪失,處于轉型調整的關鍵時期。在這個關鍵節點,大力弘揚信托文化,增強從業者自信心,非常關鍵。整個行業應順時應勢、集中力量、形成合力,弘揚文化。

  

同時,由于信托行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些問題和負面評價,信托業的標簽化和風險問題也深深困擾從業者,出現“意識不牢、守正不足、忠實不夠、專業不強”等普遍的行業問題。要改變這種局面,單靠一兩個公司的力量是不夠的,需匯聚全系統的智慧和力量。只有團結一致,重塑社會形象,努力做好產品開發、營銷、業務創新等各項工作,才能擴大信托影響、彰顯信托優勢、弘揚信托精神,才能讓大眾理性認識信托,信托業務開展才能擁有更廣泛的社會基礎,才能讓人們自覺把“信托”作為應對社會矛盾、解決經濟問題的一種常用武器,信托才能成為增值保值的金融利器,才能使信托在財富管理、資產管理、資金融通、投資理財和社會公益等方面發揮獨特功能和強大作用。

  

實際上,自改革開放以來,全國的信托公司八仙過海、各展其能,依托各自的資源稟賦、比較優勢和核心競爭力,向社會和投資者提供了諸多特色產品和金融服務。通過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投融資及貨幣市場、資本市場組合運用等多種方式,使個人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的資產得以保值增值,同時使資金需求者得到了充裕、可靠的資金供給,支持了國家經濟建設;通過標品信托、股權信托、綠色信托、養老(金)信托、介入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等創新業務種類,強化主動管理,實現向投資類業務轉型,使項目標品化、產品凈值化,符合“資管新規”等監管要求,引領行業潮流;通過股權表決權信托,在國內國際企業合資合作、并購重組、尋求外源性融資過程中發揮巧妙作用,平衡權利主體利益訴求,去除經濟資源配置中的絆腳石,實現合作多贏。通過家族信托、遺囑信托和公益信托,幫助委托人不受時空限制實現意志,幫助社會上大量的NGO區分公益事業中的事務管理性工作和投資理財性工作,造就其“透明玻璃口袋”,增進社會福利、強化監督機制、增進公信力,維持事業發展。此外,像證券投資基金、企業年金、資產證券化、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基礎設施領域不動產投資信托基金、社保基金,保險資金間接投資基礎產業、涉眾型社會資金存管的法理設計、政策制度、實踐運行中都大量運用信托的基本法律觀念和實務工具。

  

信托作為一種以信任為基礎、以財產為核心、以委托為方式的財產管理制度,完全可滿足財產轉移和財產管理這兩項基本需求,為委托人實現意志自由與經濟效率的雙重目的。另外,信托公司還有一個突出特點是敢為人先,不憚于創新求變。信托公司歷來有“金融百貨公司”“金融業輕騎兵”“改革急先鋒”“創新試驗田”的美稱。信托業參與或主導了中國改革開放新時期的無數個第一,如改革開放后中國第一只股票小飛樂、第一批證券營業部、最早證券交易所、第一只公募投資基金等,都有信托業參與。信托還直接參與了中國20世紀80年代的資本市場、證券市場和直接融資市場,有很多創新。其貢獻還在于,在利率市場化方面,率先發揮了資金的價值發現作用。信托創造的結構化產品設計、陽光私募等,充分體現了法理獨特、設計靈活、運用廣泛的特點,為社會投資者提供了多樣化服務,滿足了人民群眾在財富管理方面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和向往。

  

顯而易見,努力挖掘展現這些行業特點與優長,進行信托文化建設、信托理念培養、信托品牌構筑,將有力地配合業務開展,引領事業進步,獲得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雙豐收。

  

綜上所述,信托文化本質上是一種行業特質和職業操守的道德體現。比如,良好信托文化具有的“忠誠守信、持續穩定、財產獨立、靈活創新”之核心特征;“服務實體經濟的使命文化、滿足人民群眾需要的宗旨文化、推動社會進步的責任文化、依法合規經營的底線文化、堅持職業操守的品質文化”的五個中國特質;“專業、勤勉、盡職”的良好信托文化要求;“守正、忠實、創新”的受托人文化基本特征;再比如,通過“樹立一個意識(受托人意識)、牢記兩個使命(支持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養成三個習慣(遵規守紀的習慣、埋頭實干的習慣、勤勉盡責的習慣)、提升四個能力(全面風險管理能力、專業化資產管理能力、綜合化管理服務能力、信息科技支撐引領能力)”來建設受托人文化。

  

但每個信托公司的具體文化又不是一模一樣的。由于先天基因、歷史沿革、股東背景、地域特征等要素不同,在經營管理中,有的公司穩健厚重,有的公司大膽激進,各呈色彩。信托文化與企業文化是一種非常親近的關系,它們既有重合的共性,又有個性之差異。

  

當下,信托公司如何加強企業文化建設,振奮激發員工精神斗志;如何通過信托文化建設,塑造公司良好社會形象,并使二者無縫對接、高效結合、發揮作用,增加公司經營管理的軟實力、硬能力,應重點思考。

  

(作者系信托理論研究者與實務經營從業者)



作者:熊 宇 翔
來源:中 國 金 融 家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