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說法——從實務角度看《民法典》對信托業務的影響(二)

時間:2020/12/17 13:33:25用益信托網

2020年受困于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格局動蕩不安,面對國際投資環境動蕩、跨境投資監管力度增強等綜合因素影響,高凈值人群對全球投資持更加理性的態度。與此同時,疊加境內資本市場國際競爭力提升、全球投資者對中國宏觀經濟信心提升等因素,境內居民及全球華人加大對中國市場的配置,投資重心回歸境內,造就了家族信托業務的井噴式發展。根據中國信托登記有限公司官網顯示,2020年一季度國內家族信托突破1000億,二季度末國內家族信托規模突破1863億。與此同時,高凈值人群對財富保障理念亦日益成熟,他們對“家族信托”這一財富傳承工具的認識,也從“單一的投資理財產品”的狹隘理解延展為“一套為家庭制定的具有定制特征的個性化財富管理服務方案。”譬如怎樣避免家族企業經營與傳承、家族繼承人培養、家族財富傳承所面臨的各類風險,如何實現家族財富的資產增值、對全球各類資產配置進行統籌管理等問題。越來越多的高凈值人群希望通過專業財富管理團隊的引導,借鑒成熟經濟體的代際傳承模式,制定更加符合家族發展規律的保障與傳承方案。


如何分配財富?如何避免家族成員的紛爭?如何設計靈活多樣的分配機制最大程度的滿足委托人的所有訴求?我們來看幾個幾個例子。


案例一:“創一代”利用家族信托約束、激勵后代


2019年電視劇《都挺好》談及了包括“家族信托”在內的多個當下熱點話題。劇中人物蒙總希望其創立的家族企業不斷發展壯大,成為百年老店,但在劇情伊始,蒙總的兒子小蒙是個“敗家子”,沒有意愿和能力接班家族企業。因此,蒙總在設立家族信托之初曾明確表示,其身故后,小蒙只能享有其所繼承的部分企業股權的分紅收益,不得參與公司經營管理,分紅收益也僅以保障其基本生活為限。隨著劇情發展,小蒙“洗心革面”,以實際行動表明了其接班企業意愿,也展現了其能夠經營管理好企業的能力。蒙總最后修改家族信托的條款,給予了小蒙更多的企業經營權和其他資產。


蒙總最初擔心偌大家業被小蒙揮霍一空,因此將家族資產尤其是金融資產委托家族信托進行隔離與傳承安排,除分配給小蒙的少量資金外,較大比例資金通過信托合同條款設計傳承至第三代及子孫后代。該安排充分體現了家族信托是“先輩從墳墓里伸出的手”的特征,也展示了家族信托的“防敗家子”功效,延續“創一代”對財富的控制權,使家族財富得以長久延續。


案例二:Rupert Murdoch利用家族信托避免因婚姻變動導致財產損失風險


傳媒大亨Murdoch在與第二任妻子Anna離婚后,先后設立了3個家族信托:Rupert Murdoch家族信托、K. Rupert Murdoch 2004可撤銷信托和GCM信托。Murdoch將其享有的全部股權分別裝入了這3個信托,在實現資產隔離的同時繼續享有對這部分股份的控制權。2013年,Murdoch與第三任妻子鄧文迪結束了維持了14年的婚姻,但鄧文迪最后卻僅獲得位于北京和紐約的兩處房產,Murdoch資產幾無變化,家族信托起到了明顯的婚姻風險隔離作用。


這三個家族信托的基本情況:1)Rupert Murdoch家族信托:該家族信托的信托資產規模是最大的一個,包括其所持有的21st Century Fox所有B類股票(擁有投票權)和少量A類股票,市值約159億美元;以及其持有的News Corporation市價約11億美元的B類股票和少量A類股票。2)K. Rupert Murdoch 2004信托:該信托的規模較小,信托規模約為2.4億美元。同時該信托為可撤銷信托[ 可撤銷信托的特點是委托人可以隨時按照自己的意愿改變信托條款,包括增減受益人,改變受益人獲取信托收益方案等,但其一大缺點是并沒有實現資產的轉移,不能很好的實現隔離資產的作用。]。3)GCM信托:該信托是 Murdoch為其與鄧文迪的兩個女兒(Grace和Chole)而設立的家族信托。按21st Century Fox和News Corporation最近的市值計算,信托規模為4.63億美元。該家族信托使Grace和Chole成為主要信托(即Rupert Murdoch家族信托)的受益人,但無權參與公司決策。


Murdoch在與Anna離婚后付出了17億美元的代價后,幾乎將其所有資產都裝入了3個家族信托,隨后在其與鄧文迪的離婚過程中,成功地隔離了絕大部分資產,防范了婚姻變動帶來的風險,并靈活安排了子女對家族資產的控制權和受益權。同時由于Murdoch的兩家主要公司(21st Century Fox和News Corporation)的絕大部分股份均受托于Cruden Financial Services,雖然子女均有投票權(鄧文迪女兒除外),但受托人會代表Murdoch做出統一決策,既可以避免決策權分散的問題,也可以避免未來Murdoch去世后,公司股權分散導致控制權喪失的問題。


案例三:黃某的傳承+公益的混合家族信托


黃某年輕時擅長投資,積累了巨額財富,主要以投資金融產品收益作為經濟來源,其丈夫多年前已謝世,兒子定居國外有體面的工作和安逸的生活,早已無需獲得黃某資助。黃某十年前就資助當地一所希望小學,并希望在將來能持續、穩定的向希望小學提供資金支持。同時,她希望自己身故后,將一部分資產留給第三代孫子女。信托公司理財顧問考慮到黃某既有財產傳承的需要,又有公益捐贈的訴求,且其公益捐贈的訴求特殊性在于:用于指定事項的資金數額,具有一定的靈活性;同時又是長期捐贈,而不是一次性捐贈。該信托屬于公益(包括慈善、非營利事項)捐贈與私益(傳承)相結合的混合型信托。客戶也不關注公益捐贈是否能夠獲得個人所得稅方面的豁免,也就不需要通過特定的公益基金年進行捐贈。綜合分析,該家族信托定制化特點主要在于信托利益的分配。該信托中的信托受益人,分為兩大類:(1)黃某及其第三代孫子女;(2)黃某的公益事業。


傳承+公益的混合信托模式可能是高凈值客戶(家庭)更為便利的選擇。此項選擇雖然不能直接帶來稅務上的抵扣,但是具有相當的靈活性,并極具個性化安排。理財顧問為黃某設計的信托方案為:1)信托財產每年的投資收益的50%分配給希望小學,用于公益事業,投資收益剩余的50%分配給黃某及其第三代孫子女;2)黃某身故后,當年的信托收益和信托本金的30%分配給希望小學,剩下的70%信托本金則分配給第三代孫子女。


案例四、李某通過家族信托實現財富傳承,保障受益人富足安康的生活


李某年逾古稀,其與妻子育有一女尚未成年,夫婦二人除共同擁有的別墅外,還有3000萬元的銀行存款。李某欲將銀行存款投資穩健的金融產品,投資收益照顧妻子女兒的生活,而本金則于其妻子身故后分配給女兒。經信托公司理財顧問建議,李某決定生前將住宅變更到妻子與女兒名下,將3000萬元銀行存款以李某夫婦為共同委托人、以信托公司為受托人、以妻子女兒為受益人設立家族信托,信托合同約定:3000萬元信托資金全權交由信托公司按照穩健的投資策略進行資產配置,產生的投資收益按年以100萬元為限向受益人支付作為日常生活、教育等費用,待妻子身故后剩余信托財產單獨向其女兒分配。


如果采取其他財富傳承的方式,李某家庭財產分配意愿很難全部達成。而通過信托方式進行上述分配,則可以圓滿達成其心愿:一不需要進行夫妻財產分割,妻子無論今后是否再婚均可以得到終生照顧,避免了其妻子直接擁有財產而無法妥善管理的風險;二是不需要進行遺產分配而又能充分照顧女兒的生活,避免了女兒直接擁有財產而因未成年或者缺乏管理能力面臨的風險;三是家庭財產作為整體得到了保護,女兒最終能夠取得家庭的整個財產;同時也防范了將來因女兒婚姻變動情況,導致財富外流的風險。


法理基礎


從信托法理上看,家族信托之所以能夠發揮靈活分配財產的功能,根本原因是信托獨特的法律屬性將傳統中對財產所有權和受益權的絕對分配轉化為了對信托利益和收益的相對分配,即附期限、附條件的分配。信托財產本身不再被簡單加以分割分配而作為一個整體保留在信托之中,信托財產產生的利益則可以依據信托文件的規定加以自由分配。從民法法理上看,《民法典》第158條和第160條,關于對附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和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為的規定,為靈活設計家族信托受益條款提供了法理基礎。家族信托本質系附條件和/或期限的民事法律行為,只要約定的條件和/或時間成就,受益人就能獲取相應的權利,這一“義務-權利”結構亦符合《民法典》的精神。


靈活設計機制


家族信托在財產分配方面所具有的靈活功能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家族信托的分配對象是靈活的。其次,家族信托的分配方案是靈活的。家族信托可以通過巧妙地設計信托利益的分配機制,實現不同的分配目標。


一、靈活的家族信托的分配對象


《信托法》第9條規定,設定信托,需要明確受益人或者受益人范圍,并不要求信托設立時受益人必須存在,這意味著受益人既可以在信托文件中明確指定受益人,也可以通過對受益人與委托人關系的描述,界定受益人的范圍。這也是家族信托在靈活確定受益人方面優于保險受益人之處。根據委托人的意愿,還可以把各受益人分成不同順位,為了避免全體受益人去世后造成信托終止,委托人可以設立多輪順位的受益人,同一順位的受益人的份額也可以不盡相同,最大限度滿足委托人多樣化需求。


根據39號文和《民法典》的規定,在實踐中,按照信托公司接受度排序,委托人選擇受益人順序如下:


1) 委托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以及委托人孫子女、外孫子女。如果信托期限內,孫子女外孫子女有了第四代重孫子女、重外孫子女的,則也包括在受益人范圍之內。這個順序也真正體現我國家庭傳承倫理和財富傳承原則,最能體現委托人最愿意將資產傳給誰。


2) 第二順序法定繼承人,比如委托人或其配偶的兄弟姐妹,甥侄及姻親甥侄,則委托人一般需要詳述自己的特殊考慮解決哪些家庭特殊事項,且此類受益人的利益分配機制、分配條件和分配路徑等都需要綜合考慮,以便判斷合理性所在。


3) 其他考慮因素:除外受益人。常見安排是:首先,如果委托人是家族創造財富的主體,有可能將子女的配偶排除在受益人范圍之外;或者委托人子女的配偶可以成為受益人,但是如果該子女死亡、離婚后,其配偶再婚時,則該配偶不再成為受益人。其次,如果涉及委托人或其配偶兄弟姊妹的配偶,則由于與委托人夫婦關系較遠,因此無論如何情形下,一般更不會放入受益人范圍。


4)家族信托在財富傳承之外,可能還有急危救困慈善等其他功能,如委托人指定的受益人雖為其家庭成員之外的人員,只要不存在利用該家族信托架構進行逃避債務、行賄、洗錢等不正當利益輸送或違反社會公序良俗等目的,且委托人財產共有人同意委托人指定該家庭成員之外的人為受益人,委托人能做出指定該家庭成員之外的人為家族信托受益人的合理解釋,即該家族信托信托目的正當,則委托人做出指定家庭成員之外的人作為受益人應無法律合規障礙。


二、靈活安排分配方案


信托利益分配是家族信托運行過程中極為重要的環節,是設立信托目的能否實現的關鍵。委托人需要綜合考慮各種情況,制定出一個有效、適用的分配標準,這樣既可以確保實現委托人的意圖,又能約束受托人濫用管理和分配權,切實維護受益人的利益。信托利益分配條款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類:


一、保障類。該類條款主要著眼于受益人生活、教育、醫療、養老等基本需求,委托人可以自由設定提供獲得保障的前提條件以及保障的內容、程度、期限和限制性條件等要素,保障受益人基本的生活需要。


二、約束類。約束條款主要用于平衡委托人意愿與受益人利益。該類條款不得違法、不得有悖于公序良俗,比如,約定受益人晚婚取消受益權、明顯重男輕女的分配方案以及限制人身或婚姻自由為條件獲得受益權。


三、引導、 激勵類。為了促進家族成員成長而設立的家族信托,委托人可以在信托條款中嵌入“行為引導機制”,對受益人獲得信托利益設置前置性條件。如果委托人希望受益人接受良好教育,那么,可以通過設置教育獎勵金的辦法;如果委托人希望受益人能夠成就自己的事業,那么,可以通過設置創業資助金、職業獎勵金等。激勵條款設置得當可以起到對受益人行為的正面引導作用。


作者:王舒蓓
來源:用益研究

責任編輯:yuz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