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業2020法律觀察:固有業務思路和模式的摧毀和重建

時間:2021/01/07 11:40:38用益信托網

引 言

  

“最糟糕的一年”,是美國時代周刊對于2020年的年度點評,這個評價有些極端,但似乎又是準確的,因為再豐富的辭藻也無法準確描述這一年全球到底經歷了怎樣的磨難。而如果借用這個評價用以審視信托行業的2020年,似乎也未償不可。

  

對于整個信托行業而言,監管政策、窗口指導的不斷趨嚴,疫情影響下的展業困難和區域經濟整體下行,無不深刻影響著行業內的每個從業者。過往數年間所形成的固有業務思路和模式的摧毀和重建、整體信托行業業務模式的轉型以及存續業務的壓降壓力,也時刻觸動著每個人脆弱的神經。但正如總書記在新年賀詞中所說“每個人都了不起”,對于每個信托從業者來說,更是如此,挺過寒冬,那便是春意盎然。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每到歲末更迭的時候,我們都會回頭望去,看看過去的這一年發生了什么,這一年的信托業的發展又給我們留下了怎樣的印跡和啟示。那么,就讓蘭臺金融團隊信托組和大家一起回顧信托業走過的又一年春夏秋冬。



一、2020年信托業涉訴情況

  

(一)2020年信托業整體涉訴情況

  

根據蘭臺金融團隊信托組律師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1]全部已公開裁判文書中查詢,2020年度信托行業涉訴案件共4944件[2],整體案件數量對比2019年略有下浮,但總體數量差別不大。

  

根據案由細分來看,其中民事案由案件2894件,執行案由1640件,占據整體案件中絕大部分,整體案例比重與往年情況基本相似。

  

民事案由中,涉及合同、無因管理、不當得利糾紛[3]1899件,與公司、證券、保險、票據等有關的民事糾紛528件,適用特殊程序案件案由[4]357件,成為整個民事案由中占比最高的部分。

  

已公布案件中,信托公司涉及營業信托糾紛的案件共計197件,而合同糾紛案件共計1716件,其中借款合同糾紛1254條。

  

從中國裁判文書網已公布案件來看,2020年度信托公司涉訴情形與2019年略有下浮,但整體數量仍處于同一水平線。具體案件中,涉及資產端交易糾紛案件特別是融資類糾紛仍占較高比例,同時需要關注的是,在部分涉及營業信托糾紛的案件中,對于信托公司在具體信托項目中作為受托人的盡職履責是否妥當進行了詳盡審查,其所反映出的信托公司業務開展過程中的疏忽之處亦值得深思。

  

就該部分內容,蘭臺金融團隊信托組亦在以往的文章中有所梳理,詳情可見《信托公司受托履職責任涉訴風險研究報告》(一)、《信托公司受托履職責任涉訴風險研究報告》(二)、《信托公司受托履職責任涉訴風險研究報告》(三)。

  

(二)2020年信托業典型涉訴案例情況

  

除了上述數據所體現的信托業年度整體涉訴情況外,2020年中亦有不少案件所反映出的裁判思路引人深思,并可為行業內合規展業所借鑒,我們篩選裁判文書網中本年度關注度較高的三個典型案件,以期通過案例反思信托公司合規展業中所應關注的要點問題。

  

01

  

剛性兌付條款效力認定——(2020)湘民終1598號,某信托公司所涉營業信托糾紛案

  

剛性兌付,通常指資管產品的管理人向產品受益人承諾投資本金或收益不受損失的行為。其產生緣由也在于行業發展初期,產品發行管理主體為增強投資者信心、擴大規模和市場影響力,采取的一種實質背離資管產品發行存續的內在邏輯,但往往該等安排又多屬于行業內的“潛規則”。

  

整個信托行業在過往的發展過程中,剛性兌付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因此產生的后果就是,整個信托乃至資管行業使投資者產生錯誤認知,不能培養投資者風險自擔的意識。同時,導致了業內人士更加忽略了作為產品發行管理方所應承擔的相應職責,從而存在行業內部風險隱患,甚至是導致金融系統出現整體風險的可能。

  

一直以來,“打破剛兌”作為監管部門在各種場合多次明確強調的重中之重,亦是監管部門所劃定的紅線。在《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銀發〔2018〕106號,下稱“《資管新規》”)明確要求打破剛性兌付,同時指出對發現剛性兌付的行為將從重處罰。但彼時剛兌條款仍僅存在于行業監管層面,對于產品管理人而言,剛性兌付所面臨的后果通常在于行政管理和處罰層面。

  

2019年底最高院發布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9〕254號,下稱“《九民紀要》”)中首次明確保底或者剛兌條款無效的審判原則,而本案系《九民紀要》后首次法院援引該等條款,法院依據對協議文本內容的分析和與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的溝通及所獲反饋內容綜合認定主要爭議內容所涉相關協議文本,因系剛性兌付而無效。

  

該案更多的意義可能在于對未來資管產品管理者在相關產品設計時,對原有交易條款的重新調整,和對剛性兌付理念及效力認定的進一步明確。同時也更有利于市場交易的穩定發展,讓投資者保持風險意識,謹慎選擇投資標的。

  

但需要進一步說明的是,《九民紀要》中亦明確,如相關條款因涉剛性兌付而無效的“受益人請求受托人對其損失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因此,受托人的剛性兌付責任轉變為受托履責過程中是否存在管理不當的過錯賠償責任,更將重點考驗受托人是否已妥當處理相關事務,實現盡職履責。而該案件中,法院也提示受益人在合同期滿后可就其損失另行予以主張的權利,實現對《九民紀要》中審判思路的延續。

  

02

  

通道業務責任的承擔——(2020)滬74民終29號,某信托公司所涉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件

  

通道類業務,與剛性兌付相似,都屬于資管行業蓬勃發展的“衍生品”,作為資管產品的發行管理者,利用其金融牌照及監管政策的特殊優勢,為部分有相關需求的主體提供的資產管理服務。

  

通常情況下,通道類業務由委托人作為發起者,為實現其特殊投資目的,對于管理人而言,則主要是利用其特殊的牌照、政策優勢。因此,對于資產管理行業的從業者而言,通道類業務通常被認為低風險,且不需承擔實質管理職責的業務。資管行業在過去的發展中,相當一部分機構的通道業務甚至占據了絕大部分。表面上的資產管理規模的龐大,卻無法匹配相應的資產管理能力,相應的,管理缺失也伴隨著風險的不斷擴大。

  

近年來,監管部門已經愈來愈重視通道業務所存在的相關問題,“去通道”也成了如監管部門重點的管理和要求,《資管新規》中亦明確規定“金融機構不得為其他金融機構的資產管理產品提供規避投資范圍、杠桿約束等監管要求的通道服務。”對于過往存續的通道類業務,或未來擬開展的相關業務,本案所反映的法院的裁判思路都值得予以關注。

  

本案中所反映出的某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在通道業務中被判承擔部分責任,突出要點在于,即使信托公司所開展業務為通道業務,但仍應妥善履行必要的審慎管理職責,對受托人而言,如果一味如過往通道類業務中的不作為來運作項目,則未來仍不免存在需額外承擔相應責任的可能。不管在何種項目中,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的身份就意味著,必要的審慎管理義務是可不避免的。

  

03

  

受托人盡職履責邊界的厘定思路——(2019)最高法民終1594號,某信托公司合同糾紛案

  

本案核心在于在信托項目出現風險情形下,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盡職履責的邊界,以及投資者投資損失的承擔。

  

在《九民紀要》中,已專門針對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的審理作出了明確的釋明,明確金融產品需堅持“賣者盡責、買者自負”原則。同一案件中的風險承擔,應重點核實實際損失與產品管理人(未能)盡職履責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

  

本案中,法院查明信托公司于業務開展前,多次開展現場盡職調查,并妥善留存《盡職調查報告》《法律意見書》等文件,對項目審查履行了審慎、合理審查義務,且在項目出現風險時,已嚴格按照信托合同及法律法規規定履行相關義務。同時,明確投資者屬于合格投資者,應對其投資行為所形成的后果承擔責任。

  

從《資管新規》的出臺以來,監管部門不斷強調的信托公司需強化盡職履責的信念,在項目出現風險時,信托公司的任一細小操作不當,均存在被司法部門認定為未妥當履職的可能,因此,作為受托人,則需要更嚴謹的業務開展與妥當的中后期管理相結合,從而真正實現“賣者盡責、買者自負”。

  

二、2020年信托業行政處罰情況

  

根據我們對銀保監會及地方銀保監局網站于2020年間所公布的針對信托業的行政處罰情況的統計,2020年度,監管部門共計公布16項針對信托公司及其負責人員的罰單,是監管部門針對信托業的罰單數量自2017年以來首次下降至20項下。

  

具體來看,16項罰單中,存在5項針對信托公司相關工作人員的處罰,同時還有2項為2018年的處罰事項,1項為2019年的處罰事項。具體處罰情況詳見本文后附具體處罰情況。

  

從具體處罰情況來看,與過往大規模處罰針對地產、政信類項目的不同,2020年度的主要處罰重點集中在信托公司在業務開展所涉的各環節中是否均嚴格履行監管所要求的義務,如信息報送披露、合規審查、過程管理等為監管處罰的重點關注問題。這也與2020年整體監管政策趨嚴,大部分信托公司業務收縮,合規考察要點更多集中在存續業務的過程管理中有一定關聯。

  

但需要額外關注的是,2020年監管部門也送出近年來信托業最大一項罰單,單筆罰單罰款金額達到1400萬元,罰款金額甚至遠超近年來合計罰款總額,而具體處罰事項已涉及信托公司展業的大部分流程與領域,且涉及多項監管紅線。

  

對于信托公司而言,過往監管部門一直給予相對寬松的尺度,相應的也導致部分公司形成錯誤的認知;而過往的高速發展所疏忽、遺漏的問題,可能在未來的若干年間,對公司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因此,受托盡責、合規展業,仍應是行業在發展的同時,不可忽視的重要問題。

  

三、2020年信托業所涉重要監管規定梳理與歸納

  

2020年仍可視作監管部門穩步發力、強化監管的年度,在《資管新規》的過渡期內,按計劃出臺了多項配套監管措施,同時亦有部分監管政策已提上日程或以廣泛征求業內意見。

  

對于信托業而言,2020年所正式發布的具有重要影響的監管規定主要如下:

  

1. 《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

  

2020年2月6日,銀保監會發布《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2020年第4號令),針對近年來信托業股權管理亂象所產生的風險事件,監管部門重點強調信托公司股東職責、公司職責和對信托公司股權的監督管理。以多種考核維護和方式限制、約束信托公司股東的不當行權和管理所給行業產生的不利風險。

  

2. 《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

  

2020年7月3日,人民銀行會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共同發布《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明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認定方式和標準,明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需滿足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記,獨立托管;公允定價,流動性機制完善;在國務院同意的交易市場交易等特點。同時更為非標準化債權的清晰界定提供判斷依據。

  

3. 《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

  

2020年11月16日,銀保監會發布《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2020年第12號令),對信托公司股東的資質提出具體要求和限制,明確了信托公司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的任職資格。同時,對信托公司申請開辦企業年金基金管理業務資格、特定目的信托受托機構資格、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股指期貨交易等衍生產品交易業務資格、以固有資產從事股權投資業務資格提出具體要求。

  

四、2020年信托行業大事記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時間不會停留,2020年無論發生過什么,都已然成為我們記憶中的一部分,但回顧過去,不僅是對過往的留念,更重要的是牢記那些走過的路,讓未來的一切更順暢一些,所以在這里,我們也簡要收集和匯總2020年信托業的大事記。

  

1. 年度工作開展基調的確定

  

2020年1月,中國銀保監會召開2020年全國銀行業保險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針對2020年銀行業和保險業的工作任務政策和指導要求在該次會議中均已設定基調。其中,會議也提到要引導信托業的穩妥轉型,優化金融產品結構和機構體系,為資本市場長期健康發展打牢基礎。

  

2. 強化非標投資,倒逼標品、非標轉標等業務模式的探索與開展

  

2020年5月28日,銀保監會發布《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眾公開征求意見。該暫行辦法實質系對原有《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以及銀保監會過往針對信托公司所開展的部分業務的監管要點的整合與調整,其中業內最關注內容莫過于明確“全部集合資金信托投資于非標債權資產的合計金額在任何時點均不得超過全部集合資金信托合計實收信托的50%”。

  

考慮到業內多數信托公司所開展的主業均以非標準債權類資產為主,彼時業內一片哀嚎之聲,也直接促使了下半年度業內的壓降趨勢驟起。截至目前,雖然該管理辦法的尚未正式出臺,但各地銀保監局及部分信托公司已經提前開始布局,2020年下半年非標債權資產投資業務大幅下降已成現實,部分信托公司已然走上研發標品、服務類信托,甚至非標轉標的新領域。

  

3. 整治亂象回頭看

  

2020年6月24日,銀保監會發布《中國銀保監會關于開展銀行業保險業市場亂象整治“回頭看”工作的通知》(銀保監發〔2020〕27號),其中針對信托公司重點從宏觀政策執行、公司治理、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業務等七個領域進行排查。

  

本次“回頭看”工作,實質系在2019年銀保監會發布的《中國銀保監會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銀保監發〔2019〕23號)后,對原有整治亂象工作的復盤,監管部門亦希望藉此契機,督促相關機構完善內部治理,并合規開展相關業務。

  

4.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一年

  

2020年7月31日,經國務院同意,人民銀行會同發展改革委、財政部、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部門審慎研究決定,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至2021年底。

  

2018年4月公布的《資管新規》,可以說是對我國現有資產管理行業的重整和統一規劃,也明確資產管理業務的基本運作理念和業務方式,但考慮到《資管新規》出臺后對原有存續業務的影響,監管部門最初將《資管新規》出臺之日至2020年底定為過渡期,過渡期內引導相關機構主動調整原有業務模式,積極按照符合《資管新規》的要求開展新業務。但受限于疫情對市場經濟的沖擊,監管部門還是對過渡期作出讓步,予以延長一年,給予相關機構充分調整時間。

  

5. 樹立賺“辛苦錢”的理念

  

2020年12月8日,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在2020年中國信托業年會上發表講話,重點強調了受托人文化的建設,同時呼吁行業應提升全面風險管理能力、專業化資產管理能力、綜合化管理服務能力和信息科技支撐引領能力。堅守受托人的定位,回歸信托本源,也是未來監管部門所著重考核的關鍵要點。

  

結 語

  

這可能是最壞的時代,但也許這也是最好的時代的開端。傳統常規業務的信托行業也將逐漸遠離牌照紅利的時代,而強化資產整合管理能力、綜合服務能力,并不斷回歸資產管理行業的業務本源,也許正是這個時代所賦予信托行業的使命。順勢而為,下一個黃金年代也許即將拉開帷幕。


附:2020年度信托業行政處罰情況匯總


561901ba74b44e929e4d611904b297c3.png


作者:蘭 臺 律 師 事 務 所
來源:今 日 頭 條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