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從嚴不減,信托行業轉型加速

時間:2021/01/09 10:45:49用益信托網

在中國現代信托業發展史上,2020年是一個重要的歷史節點。


在這一年里,快速發展多年的信托業迎來了深度調整。去年,兩家信托公司被接管,一家信托公司被控制,行業整體風險加大。在嚴格監管的環境下,整個信托業已經步入轉型階段,回歸本源是大勢所趨。業內專家認為,隨著監管的不斷嚴格,信托公司一方面要不斷提高現代公司治理水平,另一方面要加強風險管控能力建設,以適應新的發展環境。


風險敞口積極應對


2020年,風險是整個信托業揮之不去的陰霾。


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僅到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業資產風險率為3.02%,超過了此前的行業風險值。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今年年中,多家信托公司深陷武漢金鳳凰案,成為社會熱點話題。


除了武漢金鳳凰案,海航、方正集團、泰和地產等知名違約案例中也有不少信托公司。


“宏觀經濟的影響是信托業風險增加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信托公司本身。”,“長期以來,信托公司傳統的業務模式偏離了原有的信托定位,信托公司資金信托業務的業務結構和產品結構嚴重異化,部分信托公司內部控制和治理混亂,風險控制體系和技術手段落后信托公司能力低下。這四個方面是2020年信托公司風險集中暴露的重要原因。”


有業內人士預計,2020年相關風險項目增多,將對信托業利潤產生較大負面影響。


“目前,出現風險事件的信托公司不在少數,屬于個案。因此,它們對整個信托業的影響不大,不會影響信托業的穩定發展。


于康認為,對于存在風險的信托項目,一是信托公司可以提前終止信托計劃,做到早發現、早處理,督促融資方還本付息,盡量減少損失;二是,他們可以尋找第三方資金接管和盤活風險資產;第三,他們可以選擇司法處分,通過處分抵押物或尋求擔保人的責任來保證證券的安全,保護投資者的利益。


隨著信托公司風險的不斷加大,2020年信托公司將繼續加強嚴格監管。


2020年2月,為加強信托公司股權管理,規范信托公司股東行為,保護信托公司和信托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銀監會于2020年5月8日發布了《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出臺《信托公司基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基金信托新規》),促進基金信托回歸“賣方負責、買方負責”的私募股權管理產品原點。


11月24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中國銀保監會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進一步加強對信托業的監督指導,鼓勵信托公司開展行政許可原始業務。


“2020年,監管部門密集出臺多項政策,從不同維度、不同層次對信托業進行監管。而要真正實現行業的穩定發展,就需要企業的持續發展。


“其中,基金信托新規對信托公司的政策指導非常具體和明確,而其他政策對信托公司的內部控制和治理管理結構、規范運作也有詳細規定。”。


“從上述監管政策來看,監管部門一直致力于明確信托業準入標準,規范信托公司的經營活動,優化信托公司的公司治理機制,鼓勵信托公司開展原始業務。監管部門希望通過這些政策,推動信托業轉型發展,回歸信托業本源,充分發揮信托支持實體經濟的功能,使信托資金由虛向實發展。”溥儀標準唐春艷1。


除了整個行業的嚴格監管外,一些信托公司也將在2020年受到監管部門的重點關注。7月,新華信托、新時代信托相繼接手。12月底,四川信托被控制。與此同時,一些機構也在2020年收到監管部門的罰款。


唐春艷認為在2020年嚴格監管的環境下,信托業轉型取得一定進展,信托業繼續回歸本源,發揮獨特優勢,助力實體經濟發展。但由于受疫情影響,風險事件繼續頻繁發生,因此2021年信托業監管不會放松。一是防控風險。信托業的經營活動總是伴隨著風險,因此防范和控制金融風險是信托業永恒的主題。二是促進產業轉型。2020年,渠道業務規模將繼續下降,信托公司業務結構將繼續改善,主動管理能力將得到提高。但信托渠道業務和融資業務仍有壓縮空間,仍需監管繼續監管和優化業務結構,鼓勵發展服務型信托,促進信托業轉型。


邢成認為未來的監管趨勢應該是以業務、治理和法人監督為主。首先,在資本信托新規下,信托公司必須堅定轉型。其次,對于信托公司,要加強治理和法人監督,嚴格規范和完善信托公司的現代治理體系,以適應轉型的趨勢。


2020年,許多信托公司將重點關注如何推進轉型,向哪個方向轉型,如何兼顧短期利益和長期風險。


“基金信托新規主要限制非標融資業務,但沒有限制和發展非標投資、標投融資業務。信托公司應加快非標轉標步伐,縮小非標融資規模,在轉型過程中走出適合自身發展的道路。”邢成表示。


自2020年以來,許多信托公司推出了標準業務,如資產證券化和固定收益。相關數據顯示,不少信托公司為滿足客戶資產配置需求,開發設計了一些靈活性高、凈值高、標準化程度高的產品,一些標準化產品正逐漸成為信托的新軌道。同時,為了更有效地開展標準業務,一些信托公司加快了對智能投資顧問、區塊鏈等信息技術的投資。


信托業除了在近幾年開始蓬勃發展外,金融監管也在近幾年興起。


2020年4月,中信信托擔任計劃管理人,牽頭實施信托行業首個單層SPV(特殊目的載體)結構化商業房地產抵押資產證券化產品(CMBS)。這也意味著,信托公司在開展資產支持證券業務時,有能力單獨承擔投資銀行職能。


從“廚師”到“管家”的升遷不止這些。2020年8月,一家信托公司被選為廣東省企業年金受托人。此外,一些信托公司也被列入2020年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受托人名單。


普益標準研究員康箐蕓認為,服務信托是根據客戶需求提供的一攬子金融服務,能夠很好地體現信托的制度價值。考慮到中國市場對家庭財富凈值的巨大需求,建立家庭財富凈值市場的人越來越多。將財富管理、慈善信托等業務與家族信托相結合,可能是服務信托發展的一條可行路徑。特別是2021年《民法典》實施后,婚姻、繼承等領域的制度變遷,使家庭信托在未來更有希望。


長期以來,服務信托一直被業界視為“好而不好”的業務,不能成為行業利潤的支撐點。在這方面,邢成并不完全同意。他以服務信托中的資產證券化業務為例:“資產證券化在中國有著巨大的市場。為什么其他金融機構能賺錢,信托公司卻賺不到錢。關鍵是信托公司本身的角色和定位。如果信托公司長期只作為被動管理渠道的SPV,將無法盈利。但是,如果從基礎資產的設置和開發,到產品的設計,到風險的控制,再到產品的營銷,所有的關鍵環節都由信托機構主導,那么資產證券化業務將對行業的利潤產生巨大的積極影響。”


“所以,在服務信托中,信托機構要有更專業的能力、特色、團隊、技術,這是需要信托公司不斷提升的。”邢成認為。


推進慈善信托也是2020年信托業的重點話題之一。


在年初抗擊新皇冠疫情的過程中,慈善信托發揮了獨特的作用。截至2020年底,全國共注冊防疫類慈善信托91家,總規模1.47億元,有效抗擊了新的疫情。此外,在支持復工生產和扶貧過程中,慈善信托也發揮了非常積極的作用。


康箐蕓表示,未來信托公司一方面可以探索家庭信托與慈善信托相結合的模式,利用高凈值客戶資源優勢,挖掘客戶在家庭信托業務中的慈善需求,幫助客戶完成財富管理和傳承,并提供一定的家庭慈善精神傳承服務。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可以與慈善組織合作,充分利用互聯網、區塊鏈技術等科技手段,提高慈善信托的信息披露和公信力,為信托公司積累良好的聲譽和品牌聲譽。


作者:樊 融 杰
來源:中 國 銀 行 保 險 報 網

責任編輯:jiangyuyan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