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之火終于燒到了這個行業

時間:2021/01/10 13:16:29用益信托網

地方AMC監管文件紛至沓來。


記者注意到,2020年12月,福建、貴州先后發布針對地方AMC的監管文件,青海地區則更早,在2020年3月份就印發了相關監管文件。上述監管文件的共通之處在于,均落實了2019年下半年銀保監辦發〔2019〕153號文的重要方向—— “不得以收購不良資產名義為企業或項目提供融資,不得收購無實際對應資產和無真實交易背景的債權資產”。按照業內觀點,這一要求主要指向地方AMC的灰色業務——類信貸業務。


1、地產融資“后花園”


本報記者注意到,地方AMC與地產業交集頗為密切,如通過銀行、信托、小貸甚至地方金交所等渠道為房地產發放委托貸款;與房企合作設立有限合伙企業;接受房地產企業的股權質押等。


天眼查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作為質權人,蘇州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全稱)共有40條股權質押記錄,出質人中至少超過二十家為房地產類企業;2020年全年,作為質權人,安徽省中安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涉及25條股權質押,出質人中大部分為房地企業;湖北省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也存在類似情況。


本報記者從不同業內人士處了解到,地方AMC與房地產業務的主要合作形式,除了地產類不良資產處置之外,還存在以地方AMC自有資金開展地產類信貸業務,為地產類項目提供配資服務,以及一些通道業務——為不同渠道資金投資房地產企業提供通道。


關于地方AMC開展的涉房類通道業務,2020年6月,某從事房地產項目前融業務的財富管理機構發表文章稱,“就我們的經驗而言,目前地產項目常見的放款方式包括基金、金交所、可轉債、有限合伙企業、AMC、保理、小貸公司、融資租賃公司、擔保公司、銀行或信托委貸等”。


其中關于AMC放款通道的注意事項,該文章提到,要求資金不能是募集資金;資金方不直接放貸給融資方,而通過AMC購買一筆融資方作為債務人的債權。資金方與AMC存在真實資產交易,并支付對價,從而受讓底層資產,享有對融資方的債權。


頗值得一提的是,作為通道,地方AMC還承擔了另一個重要功能——辦理抵押登記。上述從事房地產項目前融業務的財富管理機構在其發表的另一篇文章中提到“由于抵押的辦理,一些房管部門僅認可持牌金融機構或類金融機構,因此,實務中有一些機構會通過抵押代持的方式解決抵押的問題。如通過小貸公司放款,之后抵押辦理在小貸公司名下;亦有機構通過AMC公司辦理代持抵押,一般AMC辦理代持抵押的成本在4‰~1%不等。當然,外地AMC是否可辦理本地的抵押業務,具體還需以當地房管局的監管為準”。


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此前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提到,對于地方AMC來說,房地產企業,尤其存在較大融資困難的中小房企,是一個較為龐大的資金需求市場。


中國工商銀行城市金融研究所原所長詹向陽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亦提到,成立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初衷原本是化解地方的不良資產,但是幾年實踐下來,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在化解地方不良資產方面未見顯著成效,卻有不少資產管理公司成為地方新的變相融資渠道。


2、類信貸業務風險


值得關注的是,與地產類不良處置主業不同,在房地產下行周期,地方AMC開展的地產類信貸業務、地產類通道業務或將面臨風險。


據記者此前了解,個別地方AMC開展的地產類信貸業務、地產通道業務已經出現逾期不良。


以山東省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金管”)為例,該公司曾踩雷多個放貸項目,本報記者根據公開資料梳理,山東金管踩雷的項目額度累計超過10億元。


如2020年4月14日,山東金管發布的《山東省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涉及重大訴訟的公告》提到,“2017年4月28日,我公司通過國投泰康信托有限公司設立的單一信托計劃向廣州粵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粵泰控股’)發放信托貸款3億元。”“該筆信托貸款已于2019年3月29日到期,粵泰控股未如期歸還上述款項,該筆信托貸款已實質逾期。截至本公告出具日,該筆信托計劃融資余額24892萬元。”


此外,地方AMC以債務重組形式開展的不良資產處置業務,也同樣面臨著再次不良的風險。據了解,債務重組主要是收購非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進行的,延長債務人的償債期限,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和債務人重新約定還款金額、方式、時間、抵押物等方式。


“這類業務和融資性質的信貸業務相似,地方AMC需要對不良資產的債權人和債務人的經營及財務狀況深入了解,以免不良債權再次形成’不良’。”一位從事不良資產業務的人士指出。


此前,業內就有說法稱“不良資產處置公司已經把自己變成了不良資產”。


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聯盟研究員譚浩俊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只要資金不是通過正規渠道運行,而是通過一些變相渠道運行的話,那就容易導致監管失控,在這樣的情況下,風險肯定很大,所以,監管部門應加強對地方AMC的資金運行、資金流向等的監管監控。


3、監管大排查已啟幕


實際上,嚴監管模式已然開啟。


2020年12月初,福建銀保監局出臺《進一步規范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非金融機構不良資產業務的通知》;貴州省地方金融監管局發布《貴州省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此前,2020年3月份,青海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印發《青海省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管工作指引》;2020年4月份,北京市金融監管局發布《北京市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強化對準入門檻和經營范圍的要求。


另外,2020年7月,廈門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關于開展2020年轄內地方金融組織現場檢查暨涉眾型金融風險專項排查的通知》,其中地方資管公司也被列為檢查(排查)的對象,內容涉及是否存在吸收或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發放貸款或受托發放貸款;是否存在以收購不良資產名義為企業或項目提供融資;是否存在收購無實際對應資產和無真實交易背景的債權資產等。


各地的監管文件、措施無疑是對銀保監辦發〔2019〕153號文的落地、執行。2019年7月,銀保監辦發布的《關于加強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9〕153號文)要求,“地方AMC收購處置的不良資產應當符合真實、有效等條件,通過評估或估值程序進行市場公允定價,實現資產和風險的真實、完全轉移”。“不得以收購不良資產名義為企業或項目提供融資,不得收購無實際對應資產和無真實交易背景的債權資產”。


普益標準研究員李啟明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年來,在地方AMC方面監管的主要思路依然是回歸本源、專注主業、脫虛向實。監管提出,地方AMC應該促進不良資產收購處置專營化發展,探索拓展主營業務模式,積極參與地方非銀行金融機構、非存款類放貸組織等機構不良資產的收購與處置工作,協助地方政府有效防控區域金融風險,服務地方實體經濟,更好地支持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作者:樊 紅 敏,鄭 利 鵬
來源:中 國 經 營 報

責任編輯:Instshuai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