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集合信托違約超1600億,未來3年還有9.2萬億信托到期

時間:2021/01/13 09:14:28用益信托網

據記者統計,2020年全年,集合信托產品共發生310多起違約事件,涉及違約項目金額超過1600億元。


業內預計,2021年信托行業日子依然不好過,信托產品2021年到期規模將有3.8萬億元。1月11日,中國信登數據顯示,2020全年新增辦理完成初始登記的信托募集金額為6.82萬億元,新增產品筆數為2.79萬筆,辦理完成終止登記的募集金額為6.73萬億元,清算產品筆數為1.74萬筆。同時,未來3年信托產品到期規模分別為3.8萬億元、3.37萬億元和2.01萬億元。


2020年違約項目金額超1600億


一位中型信托公司高管對記者表示,過去信托什么業務都可以做,因為制度優勢,牌照比較有價值,行業也得到了快速發展。而當前,在強監管下,信托的牌照優勢減弱,信托行業開始分化。


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雖然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在經濟下行中,信托行業累積的風險隱患加速暴露。


例如,華信信托官網顯示,2020年9月24日至11月3日期間,有27款信托計劃延期兌付本金及收益。延期原因為,由于融資企業未按期償還融資本息,導致信托產品按信托合同約定進入延期期間。“在各方的支持下,正在加快推進底層信托資產處置變現;積極推進增資擴股,引入有實力的戰略投資者;推動自有資產的處置變現。上述資金均用于信托計劃的兌付。”華信信托表示。


據第三方平臺不完全統計,2020年12月共發生信托產品違約事件13起,涉及金額82.42億元。從投向領域來看,房地產、工商企業和基礎產業等領域均是違約事件高發的領域。第一財經記者統計,2020年全年違約金額超過1600億元。


由“被動控制風險”向“主動經營風險”轉型


“在過去規模導向的‘一俊遮百丑’的市場評價體系下,粗放的發展模式一定程度上掩蓋了信托公司業務發展質量的問題,從過去5年的行業收入結構排名變動也可以看出,行業結構非常不穩定。我們預測,部分業務基礎較好、業務結構合理、風險管理水平優異的機構將在行業調整周期中脫穎而出;部分‘虛胖’的機構將在未來幾年內承受信托規模和收入調整或下滑的壓力;退潮過程中可能還會發現‘裸泳’的機構。”畢馬威金融行業戰略咨詢合伙人支寶才表示。


支寶才還稱,傳統信托公司風險管理體系以項目審批為核心,第一要義是“嚴控風險”和“損失最小化”。但隨著股權、標品投資類業務占比上升,風險管理的復雜程度大大提高,信托公司風險管理能力亟待全面升級,由“被動控制風險”向“主動經營風險”轉型。


“自2017年以來,信托業按照監管引導的方向,持續去通道、去嵌套,大力發展轉型業務,探索服務信托業務,行業朝著高質量發展的方向邁進。但我們仍面臨一些發展的矛盾,或者說是轉型期的陣痛,主要是剛兌預期尚未完全打破、投資者偏好與權益類產品不匹配、投資者教育不充分等。如何從根本上轉變投資者的觀念,培育良性健康的投資文化,進而實現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是當前信托行業面臨的關鍵難題。”中融信托董事長劉洋在近期舉行的“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2020年會”上表示。


劉洋稱,培養良性健康的投資文化,不應當是由投訴、“爆雷”等負面事件推動,由外而內的一種倒逼行為,而是由金融機構主導,從理念到產品再到投資者,一場由內而外的自我變革。首先,轉變經營理念,解決定位不清的問題,通過完善內部控制抑制投機沖動,真正做到回歸信托本源;其次,培養受托人文化,解決文化偏離的問題。當前,在利益安排上,對于融資人與信托公司的利益博弈關注過多,對于環境和社會利益、投資者利益關注不足。另外,在專業能力上,人才儲備和資源整合能力滯后,支持業務轉型的力量較為薄弱。再次,目前信托公司能提供的服務還過于單一,產品線也不夠豐富,信托公司要逐步具備為投資者提供一攬子、一站式綜合服務的能力。


“在監管導向之下,規模不能無休止擴張,需將重點放在‘提質’上,信托公司此時可將投資目光更多地放在疫情之后的經濟提升領域,例如消費金融類項目,落實并且促進國家‘雙循環’發展戰略;抑或發掘優質的政信合作,積極參與基礎建設項目。”普益標準研究員張迪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張迪稱,由于信托行業的爆雷現象和打破剛兌的趨勢,投資者對信托產品多少持觀望態度。其實,打破剛兌并不意味著投資虧損,對投資者而言最重要的是提前了解項目資金運用領域和風險預判情況,在投資過程中隨時跟進信托公司披露的產品信息,不可輕信“小投入大回報”的虛假宣傳。


作者:陳 洪 杰
來源:第 一 財 經

責任編輯:Tnews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