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事業:慈善信托的獨特優勢

時間:2021/08/19 11:43:34用益信托網

我國慈善信托依法合規開展,不斷創新模式,但也存在一些亟須解決的問題。


慈善信托亦即公益信托。《慈善法》第四十四條明確“本法所稱慈善信托屬于公益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慈善目的,依法將其財產委托給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以受托人名義進行管理和處分,開展慈善活動的行為。”


一、發展現狀


《慈善法》對慈善信托的規制,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公益信托難以落地的問題,促進了慈善信托的發展。根據中國慈善聯合會慈善信托委員會統計,截至2021年5月31日,全國共備案慈善信托577單,財產規模33.8億元。


其中,2016年22單,規模2.65億元;2017年45單,規模5.88億元;2018年87單,規模11.58億元;2019年126單,規模9.18億元;2020年261單,規模4.06億元;2021年前5個月36單,規模4529.22萬元。


綜合分析以上慈善信托,顯著的特點是緊緊圍繞服務黨和國家的中心工作來設立。截至2020年末,以扶貧為主要目的的共269單,財產規模24.5億元,占比達73.13%。實踐中,信托公司利用慈善信托創新出企業帶動、收益分紅、杠桿撬動、保險保障、教育扶智等扶貧模式,將慈善與金融有機結合起來。


據魯冠球三農扶志基金官網2021年2月22日消息,經資產評估,以2020年6月末為基準日,魯冠球三農扶志基金慈善信托全部資產價值達141.79億元。自2020年2月2日中國信托業協會倡議發起設立的第一單“中國信托業抗擊新型肺炎慈善信托”以來,共設立抗疫慈善信托92單,資產規模達1.47億元,為助力抗擊疫情作出了積極貢獻。


同時,慈善信托目的也漸呈多元化之勢。除扶貧、抗疫以外,慈善信托目的還體現在教育、文化、醫療衛生、養老扶幼、科技創新、環境保護等領域。


如中信信托2019年推出的江平法學教育慈善信托和無慮慈善信托,聚焦法律教育;萬向信托設立了2單永續型文化類慈善信托,其中涓流慈善信托用于資助文化傳統、科學技術、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及其他符合慈善法規定的目的;移投行慈善信托以慈善文化傳承與教育研究、家風家道建設等為目的。中醫郭博信先生捐資設立“五礦信托—三江源—郭博信中醫藥慈善信托”,用于中醫藥學術研究、交流、文化普及與發揚、醫藥扶貧領域等。


總的來說,這幾年來,我國慈善信托依法合規開展,不斷創新模式,開拓慈善信托財產來源,助力脫貧攻堅和抗擊疫情,服務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許。


二、存在的問題


首先是認識有偏差。對于慈善信托,人們對它的認識不足,存在著偏差。有的把慈善信托視為保值增值的一種手段。在評判慈善信托時,往往更多地關注受托人的專業資產管理能力和信托財產的收益。


事實上,當受托人為信托公司時,由于其具有金融牌照,具有更多管理資產的手段和工具,確實在慈善財產的保值增值方面要比慈善組織更勝一籌。但不能據此認為設立慈善信托目的是財產保值增值,更不能認為慈善信托是慈善財產保值增值的工具。


慈善信托是通過對慈善信托財產進行管理和處分來開展慈善活動的一種方式,是否對慈善信托財產進行投資管理,以及采用何種管理方式,由慈善信托當事人自主約定。如果慈善信托合同中未對信托財產投資管理做出要求,并不影響慈善信托的設立和存續。


有的則是把慈善信托視為慈善組織的競爭對手。慈善活動的本質是將資源(財產和服務)遞送給受益人。考慮到慈善活動的專業性和永續性,資源遞送可以通過慈善組織和慈善信托來實現。


所以說,慈善組織和慈善信托均是社會公眾開展慈善活動的方式,目的是一致的。二者不是競爭對手,存在著互補關系,更何況慈善組織也可以作為慈善信托的受托人或者與信托公司作為共同受托人。


其次,有關稅收優惠政策沒有出臺。為了鼓勵發展慈善信托,《慈善法》和《慈善信托管理辦法》均規定了相應的促進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稅收優惠,例如《慈善信托管理辦法》第四十四條規定,“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享受稅收優惠。”


但是,這一規定過于籠統,缺乏可操作性。事實上,關于慈善信托稅收優惠的“國家有關規定”目前并不存在,針對對慈善信托所涉及的所得稅、增值稅、印花稅等稅收優惠政策仍然沒有出臺。


第三,財產登記制度仍然欠缺。信托財產獨立性的實現除了依賴《信托法》關于信托財產具有獨立性的相關規定(主要是信托財產有別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的自有財產等)外,還依賴于信托財產登記,通過書面登記形式把委托人設立慈善信托的財產打上“信托”的烙印,從而對外彰顯為具有獨立性的“信托財產”。信托財產登記后,才能更好地受到《信托法》關于獨立性規定的保護,更充分享有信托財產資產隔離的制度優越性。


但是,信托財產登記制度尚未建立,以股權、房產等財產設立慈善信托,如何通過登記實現計價、過戶,仍不明確。信托財產登記制度的缺失,制約著慈善信托的發展。


最后一個問題是發展后勁不足。《慈善法》頒布實施之后,慈善信托一度發展勢頭很猛,進入2019年,開始出現乏力的現象,2020年較為明顯。主要表現:


一是受托人集中度上升。2020年慈善信托新增261單,光大信托作為受托人就有85單;


二是慈善信托的規模明顯下降,2020年新增慈善信托財產規模4.06億元,較2019年的9.18億元下降了5.12億元,而單筆慈善信托財產規模,大部分在百萬元以下,且沒有新設的億元級的慈善信托,這也是《慈善法》頒布實施以來,首次出現當年度無新設億元級慈善信托的情況;


三是慈善信托的受托人主要是信托公司,慈善組織作為受托人的仍然很少。2020年新增的慈善信托中,受托人仍以信托公司為主,保持以往的受托人結構。2020年新增261單慈善信托中,信托公司擔任單一受托人的有244單,采用雙受托人模式,即信托公司與慈善組織共同擔任受托人的有15單,慈善組織擔任單一受托人的僅有2單。


2021年前5個月,新設慈善信托僅26單,財產規模不足5000萬元,發展后勁明顯不足。


三、政策建議


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要“重視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等社會公益事業”;《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要“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事業,改善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對于財富傳承,做大蛋糕,同時又分好蛋糕來說,慈善信托具有獨特的優勢。建議從以下幾個方面促進慈善信托的發展:


進一步加大宣傳推廣力度。加大宣傳力度,促進慈善信托文化和理念普及,讓慈善信托人人皆可參與的認知根植于民眾;同時以科技賦能,提升慈善信托服務的可及性和公眾參與的便捷性,讓慈善信托真正滿足實際需要;以“慈善+”的方式倡導大眾參與,連接慈善信托與人們日常生活,達到慈善信托與多領域的廣泛融合。


加快出臺相關配套制度。一是要制定慈善信托財產登記管理制度,包括股權、房產等信托財產的計價、過戶的具體規定;二是明確慈善信托稅收優惠政策;三是加快出臺《慈善信托信息公開管理辦法》。


關于稅收優惠,筆者認為,慈善信托主要涉及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三方主體,其稅收問題比照慈善組織的稅收優惠政策執行即可。


建立寬嚴適度的慈善信托備案制度。《慈善法》將《信托法》的設立信托的事先審批制改為事后備案制,希冀慈善信托能夠得到快速發展。但《慈善法》關于慈善信托的備案,是形式上的備案還是實質上的審查,理解和執行不一。《慈善法》關于慈善信托事后備案的規定,不是審批。但是,慈善信托事后備案,也不是不審查,應該根據申請備案的慈善信托是否符合《信托法》《慈善法》《慈善信托管理辦法》等規定,主要審查三個方面的內容:


一是信托當事人或者范圍是否明確;二是慈善信托財產是否明確;三是慈善信托目的及其實現路徑是否明確。對于法律法規沒有強制要求的,不宜在備案中強加給慈善信托,并因此削弱慈善信托的個性化安排和靈活性。未來,待慈善信托稅收優惠具體政策出臺后,備案后的慈善信托享受稅收優惠,就應接受實質性備案審查。


行業自律也是促進慈善信托發展的重要力量。《慈善法》第九十六條規定:慈善行業組織應當建立健全行業規范,加強行業自律。《慈善信托管理辦法》第五十三條規定:行業組織應當加強行業自律,反映行業訴求,推動行業交流,提高慈善信托公信力,促進慈善信托事業發展。


2016年11月,由慈善組織、金融機構和專業工作者倡議發起、共同參與的中國慈善聯合會慈善信托委員會正式成立,旨在加強行業規范建設,完善慈善信托行業標準,推動行業自律。


今后,中國慈善聯合會慈善信托委員會應進一步促進慈善信托應用與普及,為社會力量參與慈善事業提供更暢通的途徑,推動我國慈善事業持續健康有序發展。


作者:劉 忠 祥,蔡 概 還
來源:中 國 慈 善 家

責任編輯:humf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