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益-信托經理參考:今年上半年融資類信托規模為何不降反增?

時間:2020/12/21 06:55:37 作者: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 來源:用益信托網 責任編輯:UTS

一周重點關注:

 

● 中央定調明年經濟工作重點,八方面任務明確

● 央行:三季度末金融業機構總資產347.32萬億元

● 11月70大中城市中有36城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

● 退市新規征求意見稿重磅出爐!退市指標全面完善

● 市場迎巨變!多家金融科技平臺下撤互聯網存款產品

● 分級基金即將全面退出市場 基金公司頻發公告提示風險

● 私募總規模接近16萬億 上海3.7萬億繼續領跑

● 2020年15家險企關聯交易借路信托

● 信托扎堆爆雷引發監管升級,多家公司面臨存亡危機

● 首例通道業務被判賠償,打破信托公司免責“常規”

● 信托公司增資潮洶涌:今年獲批的增資金額已超200億元

● 中融家族信托規模超百億 年內增長超過110%

●【觀察】今年融資類信托規模為何不降反增?

●【觀察】2021年中國家族信托市場有哪些趨勢和變化?

●【干貨】信托公司參與公募REITs業務的模式探討


一、財經視點

 

■ 中央定調明年經濟工作重點,八方面任務明確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舉行。會議總結2020年經濟工作,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2021年經濟工作。會議確定明年要抓好八項重點任務,分別是: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全面推進改革開放,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解決好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會議強調,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準有效,不急轉彎,把握好政策時度效。


點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保持宏觀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政策操作上不急轉彎,有助于穩定市場信心和預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于貨幣政策表述比較清楚,在穩健的基礎上強調“靈活精準”和合理適度,實際上也是對今年“靈活適度”的進一步表述。不過,貨幣政策收緊方向還是比較確定的,但收緊節奏會比較慢及時間拉長,實現在穩杠桿的同時避免對經濟復蘇產生較大的影響。

 

■ 央行:三季度末金融業機構總資產347.32萬億元


據中國人民銀行12月15日消息,初步統計,2020年三季度末,我國金融業機構總資產為347.32萬億元,同比增長11.2%,其中,銀行業機構總資產為315.18萬億元,同比增長10.5%;證券業機構總資產為9.7萬億元,同比增長23.9%;保險業機構總資產為22.44萬億元,同比增長12.4%。金融業機構負債為316.12萬億元,同比增長11.3%,其中,銀行業機構負債為289.11萬億元,同比增長10.7%;證券業機構負債為7.15萬億元,同比增長28.4%;保險業機構負債為19.87萬億元,同比增長13%。

 

■ 11月70大中城市中有36城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


12月14日,國家統計局披露11月份商品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情況統計數據。數據顯示,2020年11月份70個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情況,中國11月70大中城市中有36城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10月為45城;環比看,濟寧漲幅1.2%領跑,北上廣深分別跌0.1%、持平、漲0.9%、持平。初步測算,11月份,4個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2%,漲幅比上月回落0.1個百分點。其中,北京下降0.1%,上海和深圳持平,廣州上漲0.9%。二手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5%,漲幅與上月相同。

 

■ 財政部:地方應當在國務院批準分地區限額內發行地方債


據財政部網站12月18日消息,財政部發布關于印發《地方政府債券發行管理辦法》的通知。辦法共包含七章,其中在第二章《債券發行額度和期限》第六條中規定,地方財政部門應當在國務院批準的分地區限額內發行地方政府債券。新增債券、再融資債券、置換債券發行規模不得超過財政部下達的當年本地區對應類別的債券限額或發行規模上限。辦法將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 財政部:競爭性國有金融機構應堅決退出偏離主責主業領域


財政部官網12月16日消息,財政部發布關于國有金融機構聚焦主業、壓縮層級等相關事項的通知,自印發之日起施行。通知指出,國有金融機構應當明晰發展戰略,按照突出主業、做精專業、內部分業的要求,審慎有序開展金融綜合經營。通知稱,競爭性國有金融機構應當根據發展戰略建立產業目錄,扶優限劣,堅決退出偏離主責主業、長期無財務回報的領域,推動資本向核心主業集聚。除國家政策另有規定及金融投資運營公司外,國有金融機構境內控股或實際控制的持有同類金融業務許可證的同級子公司原則上只能為一家。

 

■ 統計局:隨著經濟恢復逐步回歸常態化,會做一些政策調整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凌暉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目前來看,隨著經濟的恢復逐步向常態化回歸,相應也會做一些政策上的調整。總的來看,經濟恢復是有一個過程的,保持政策的連續性、有效性和可持續性,對于穩定經濟運行、促進經濟的健康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 監管出手整頓信用評級行業,東方金誠四項違規被責令改正


12月14日,據北京證監局官網,北京證監局對東方金誠信評被采取責令改正行政監管措施,期限3個月。經查,東方金誠信評存在以下違規事實:信息系統不足以支撐開展評級業務的內控及合規管理要求。部分項目評級模型定性指標上調理由依據不充分;未對影響受評主體償債能力的部分重要因素進行必要分析;使用了不滿足假設條件的評級模型進行數據分析。北京證監局表示,東方金誠信評應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立即開展全面整改工作,嚴格落實《暫行辦法》等相關規定,切實強化內部控制及合規管理,嚴格規范執業,提高評級質量。東方金誠信評應于限期內完成整改并于期滿后向北京證監局提交書面整改報告。

 

二、同業新聞

 

■ 退市新規征求意見稿重磅出爐!退市指標全面完善


12月14日,滬深交易所同時發布退市新規征求意見稿,借鑒科創板和創業板退市改革經驗,嚴格上市公司退市標準,完善退市指標,簡化退市程序。具體來看此次退市制度新規,退市指標保留四類指標設置,即財務類、交易類、規范類及重大違法類,但每一類指標均有所優化。不過,根據征求意見稿,本次新增的市值退市指標在新規實施滿6個月后落地。對于其他交易類強制退市指標,觸及指標天數連續計算,不區分新規舊規。


點評:此次退市制度改革可以有效防止劣幣驅逐良幣,退市指標更嚴、退市更多更快是必然選擇。這次征求意見稿還增加了很多標準,比如信披問題、證監會行政處罰、公司治理問題等都可能導致退市,以前可能只是財務問題導致退市。

 

■ 市場迎巨變!多家金融科技平臺下撤互聯網存款產品


螞蟻在被媒體曝出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后,多家金融科技平臺也正在逐漸下撤互聯網存款的相關產品,未來或將有更多的平臺跟風下架。截至目前,除螞蟻外的多家平臺目前雖然暫未完全下架互聯網存款產品,但產品數量均出現了銳減。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互聯網存款再度出現下架風波,實際上因為近日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的兩次針對互聯網存款的講話。實際上,針對互聯網存款的整頓,此前就已經開始。在騰訊下架了智能存款產品后,多家互聯網平臺、銀行曾收到監管層的窗口指導,要求平臺針對互聯網存款產品限價、限量。


點評:互聯網存款最主要問題在于不穩定性。這類存款與同業業務等主動負債相似,在市場化下競爭高價獲得的資金穩定性較差,如果過度依賴著資金來源,在市場出現波動的時候,就很可能導致銀行流動性出現問題。不過,監管一方面要整治無序的存款市場競爭,另一方面也要有序推動利率市場化。建議對于不同銀行也要給予不同的存款利率的浮動空間,實行差別化的存款利率的管理模式。

 

■ 分級基金即將全面退出市場 基金公司頻發公告提示風險


近日,興全合潤分級、前海開源中航軍工指數分級等產品紛紛發布交易提示公告,公布了分級份額終止運作的實施方案。根據公告提示,這些產品的最后交易日、基金份額折算基準日為2020年12月31日,終止上市日為2021年1月4日。隨著分級基金退出日逐漸臨近,分級基金數量和規模都在大幅縮減。據數據統計顯示,截至12月16日,上市分級基金數量從資管新規發布時的134只降至67只,場內規模從561億份降至252億份,產品數量、場內規模均下降了五成左右。


點評:公募基金不是短期博弈的工具,屬于長期投資的產品。分級基金的退出,有利于行業回歸公募基金普惠型金融產品的本質。整體來看,存量分級基金大都選擇終止運作的方式,并對原有基金采取清盤或轉型的整改措施,其中選擇轉型方案的比例更高。

 

■ 私募總規模接近16萬億 上海3.7萬億繼續領跑


12月16日晚間,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布了11月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及產品備案月報。最新數據顯示,私募基金管理的總規模達到15.91萬億元,較去年底增長了2.17萬億;存續私募管理人為2.46萬家,管理基金9.47萬只。11月證券私募增長顯著,單月新備案基金1972只。上海私募以3.7萬億元的規模領跑。百億證券私募增長迅速,達到64家;百億股權私募有184家。

 

■ 險資長期股權投資超2萬億元 今年前10個月投資收益率5.4%


今年以來,險資長期股權投資規模穩定增長,投資收益率也大幅超越債券、銀行存款等固收類資產。從相關渠道獲得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末,險資長期股權投資余額為2.17萬億元,占險資運用余額的10.43%。從收益來看,今年以來,險資長期股權投資獲得不錯的投資收益率。今年前10個月,險資長期股權投資收益為1128億元,收益率達5.40%,收益率遠超銀行存款(3.11%)、債券(3.47%)。從險資股權投資趨勢來看,多家險企表示,隨著監管取消險資開展財務性股權投資行業限制,險資將加大股權投資。

 

■ 監管盯上銀行代銷基金亂象 基金投顧或成未來新趨勢


12月9日,云南證監局公布兩份罰單,因基金銷售過程中多項業務違規,該局分別對云南紅塔銀行采取責令改正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對富滇銀行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已有多家銀行因基金銷售業務違規被監管處罰,包括廣發銀行、廣州農商銀行、無錫銀行、張家港行、長春農商銀行等。業內人士認為,當下銀行傳統的基金代銷模式競爭環境日益激烈,同時也不能滿足投資者日益增長的財富管理需求,基金投顧或成未來新趨勢。

 

■ 品今系私募理財產品大量逾期無法兌付 基金財產去向成謎


近日從多個信源獲悉,品今(北京)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品今(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涉嫌以私募之名違規募集資金,侵占、挪用基金財產,導致巨額資金去向不明,大量理財產品逾期無法兌付。實際上,“拼單代持”、虛假業績承諾、產品不備案,這些都不是最關鍵的。對投資者殺傷力最大,導致投資者本金去向成謎的重要原因是品今方面觸碰了原則性問題:挪用、混用甚至侵占基金財產。

 

三、信托動態

 

■ 2020年15家險企關聯交易借路信托


2020年進入尾聲,保險公司今年的投資路徑圖也逐漸浮現。記者對各保險機構披露于中保協的關聯交易公告進行統計,2020年至今,太平保險、陸家嘴國泰人壽、中國人壽、泰康人壽、泰山財險、信美人壽相互保險、光大永明人壽等15家險企,認購或續期信托計劃涉及關聯交易。其中太平人壽認購10項信托計劃,太平財險認購6項,太平再保險認購3項,其中,不乏三者共同認購的信托計劃,如平穩安康16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募資額度8.45億,其中太平人壽出資7億認購,太平財險出資0.4億元,太平再保險出資0.35億元。


點評:去年以來,信托業啟動“去通道、去嵌套”業務轉型,盡管目前仍存在缺乏積極管理運用信托財產的主動性、利用信托制度的靈活性到處找縫隙、鉆空子,千方百計為金融機構的監管套利和限制性領域的資金融通提供便利等問題,但轉型也已略顯成效。面對保險機構認購信托計劃關聯交易中可能潛藏的風險,還需要信托機構加強主動管理能力,發揮專業功能、逐步創新,而非做簡單的傳聲筒與通道。

 

■ 信托扎堆爆雷引發監管升級,多家公司面臨存亡危機


2020年可謂是信托公司爆雷大年,新時代信托、華信信托等公司均出現了大量信托產品兌付集中違約現象,涉及違約項目金額高達數千億元。也正是在信托產品不斷爆雷下,監管層也積極出手干預,接管并整改,要求信托公司樹立起賺“辛苦錢”的理念。了解到,在目前爆雷的信托公司中,安信信托的重組進展最快,但接近面值的股價讓其保殼壓力很大;華信信托則選擇通過“引進戰投+出售資產”的方式來化解危機,有意向外出售旗下大通證券股權。


點評:信托公司當前面臨的問題,既有歷史原因,也有環境市場的變化,新托業轉型喊了多年,一直沒有很好的效果,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改變的時候,信托公司需要拿出勇氣和智慧,斷臂求生,在未來的財富管理行業中殺出一條血路。

 

■ 首例通道業務被判賠償,打破信托公司免責“常規”


近日,上海金融法院二審審結一起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該案系全國首例判決信托公司在通道類業務中對投資者承擔民事侵權責任的案件。案情顯示,2013年6月,上海寅潯與華澳信托簽訂《單一資金信托合同》,委托人上海寅潯指定將信托資金由受托人華澳信托管理,用于向聯眾公司發放貸款。信托資金金額為2.8億元。上海金融法院認定,犯罪分子的集資詐騙行為是造成吳某投資損失的根本原因,華澳信托在管理涉案信托業務過程中的過錯行為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吳某損失,吳某自身對其損害發生亦具有過錯,原審法院酌情認定華澳信托應就投資者刑事追贓程序追索不成的損失在其投資本金損失20%的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該責任認定主次分明,比例合理,且屬明確可行。上海金融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點評:信托公司在做通道類業務時收取手續費,雖然不如主動管理類項目的收益高,但是信托公司也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這有利于信托行業去通道,回歸本源。

 

■ 信托公司增資潮洶涌:今年獲批的增資金額已超200億元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包括大業信托、陸家嘴信托、國投泰康信托、建信信托、財信信托(原湖南信托)、西部信托、國元信托、江蘇信托和光大信托9家公司增資獲批,增資金額分別為4.85億元、8億元、4.8億元、80.33億元、19.29億元、5億元、12億元、50億元和20億元,合計204.27億元。全年來看,還有五礦信托、陜國投A等計劃增資;民生信托、華信信托、四川信托和安信信托宣布擬引入戰投。值得一提的是,在經過今年的增資潮后,據不完全統計,信托公司中注冊資本超過100億的達8家,分別為建信信托(105億元)、重慶信托(150億元)、平安信托(130億元)、中融信托(120億元)、中信信托(112.76億元)、華潤信托(110億元)、昆侖信托(102.27億元)、興業信托(100億元)。


點評:增資擴股不僅可以提高信托公司抵御風險的能力,滿足凈資本管理的監管要求,也有利于促進信托公司業務全面發展,提升行業綜合競爭力。此外,在當前復雜外部環境下,信托公司強大資本實力有利于提升投資者的認可度。

 

■ 中融家族信托規模超百億 年內增長超過110%


12月18日,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發布消息稱,截至12月11日,12月家族信托存量管理規模已達到107.63億元,其中家族信托項目共368單,慈善信托5單,家族企業財富管理1單,澤佑、澤陽系列產品共計14單。2020年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推出的承裔澤業定制化系列產品獲得較大的市場突破,同時通過“主動管理+優選外采”方式為家族信托進行大類資產配置,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還形成了以固收產品為核心資產,公募和私募基金產品為衛星資產的投資策略,在長久期中,分散投資風險,分享資本市場超額收益。通過一系列努力,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年內客戶數量以及受托資產管理規模實現不斷增長,相比上年增長率均超過110%。

 

■ 25億信托違約陷羅生門 廣州農商行坎坷上市路又蒙陰影


近日,ST中捷公告稱收到廣州農商行函件,公司需向銀行方償付貸款本金25億元以及承擔利息、罰息、復利、違約金等責任,此公告揭開了廣州農商行牽涉的巨額信托貸款風險事件。據悉,2017年廣州農商行與信托公司簽訂信托合同,信托公司與華翔(北京)投資有限公司簽訂信托貸款合同并向其發放25億元。今年4月,信托公司發出提前終止通知,將信托資料移交給廣州農商行,債權人變更為廣州農商行。據悉,廣州農商行正為25億元逾期信托尋找債務人,同時多位高管因受賄被查, 回歸A股或按下暫停鍵。

 

■ 華寶信托QDII額度擴容 全球資產配置服務再升級


日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啟動新一輪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額度發放,華寶信托獲批新增QDII額度1億美元,累計QDII額度達到20億美元。華寶信托作為行業內較早開展QDII業務的信托公司之一,于2012年獲得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并推出境外市場投資系列信托產品。近年來,華寶信托通過持續升級境外產品,積極向主動管理類、創新型發展,為投資者提供多元化海外資產配置選擇。華寶信托表示,疫情發生后全球經濟放緩,各大央行相繼采取了預防性降息措施,帶來了全球貨幣寬松的局面,全球化的多元資產配置迎來潛在機會。

 

■ 華信信托年內被凍結資產超千萬:超20款產品逾期


裁判文書網12月8日發布,因與韓力明發生合同糾紛,申請人韓力明于2020年12月3日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凍結被申請人華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銀行存款240萬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據了解,這已不是華信信托今年首次被申請資產凍結。今年8月,申請人韓某、蔣某敏因與華信信托合同糾紛,分別向本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凍結被申請人華信信托銀行存款270萬元和250萬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3月,同樣因為合同糾紛,華信信托因未履行與大連宏孚物業合同糾紛一案判決結果,被法院凍結、扣劃銀行存款450余萬元。截至目前,據不完全統計,僅今年一年華信信托累計被凍結資產就已達到1210萬元。

 

四、市場觀察

 

■ 今年融資類信托規模為何不降反增?


融資類信托業務具有影子銀行特征,成為近兩年監管壓縮的對象。根據監管部門指定的年初規劃,今年信托業需要壓降1萬多億元的融資類信托業務。根據近期信托業協會發布的《2020年3季度末信托公司主要業務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末,融資類信托余額為5.95億元,較年初的5.83億元不降反增。其中,在今年6月末,信托業融資類信托規模達到頂峰,余額為6.45萬億元。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業內觀點:

1、雖然信托業喊轉型喊了多年,但依舊雷神大、雨點小,加上這些年轉型效果不佳,導致信托公司仍然無法擺脫對非標業務的過度依賴。

2、監管的要求是逐年壓縮的。為應對強監管,不少公司把今年即將到期的融資類信托業務提前進行兌付,緊接著用新項目頂上去,變相拉長產品期限,增加額度。另外,地方監管尺度不一,在一些監管較松的地方,部分信托公司違規擴大開展融資性信托業務。行業將融資類信托的額度用到了頂格。

3、有的信托公司不夠規矩,從投機主義發展而來形成了行業濃厚的江湖草莽氣息,進而發展為漠視規則和紀律,各種跨越監管紅線、陽奉陰違的現象頻繁發生。比如壓降信托融資類業務是去年底監管部門就提出的要求,但今年上半年部分信托公司仍然迅猛發展,結果下半年面臨極重的壓降任務。

4、壓縮融資類信托業務是信托公司轉型的必然。不過,之前監管曾經要求過壓縮融資類信托業務,有些聽話的信托公司按照規范減少了很多房地產類信托業務,而有一些“壞孩子”卻做大規模,結果“聽話的”沒得到表揚,而不聽監管要求的信托公司卻盈利很多,現在一些信托公司依然抱有僥幸心理。

5、有些地方監管較為嚴格,對融資類信托業務管控很嚴格,而有些地方監管則不同。預計明年監管對融資類信托的壓縮是建立在今年規模的基礎上的,今年只有把能做的額度做完、做大,明年的壓縮額度才能縮小在一定范圍。

 

■ 2021年中國家族信托市場有哪些趨勢和變化?


2020年11月以來,包括信托機構、私人銀行在內的各類金融機構紛紛以報告的形式發布了家族信托領域的一系列數據,不僅形勢大好,且頗有一些目不暇接的味道。2021年中國家族信托市場格局到底如何,會有哪些趨勢與變化等待著我們?張鈞、謝玲麗、賴逸凡等根據實踐,談一些基本判斷,供信托及相關行業同仁參考。


主要觀點:

1、新視野下股權信托的打開與豐滿。股權信托是家族信托的重要形式,甚至是終極形式。在境外無論是不動產、金融性資產、還是經營性資產大多是以股權信托的形式呈現的,這是基本的信托實踐。股權信托市場的發展是必然的,而且這種發展與此前的視野是完全不同的,就信托機構而言完全是戰略級別的,就家族而言也是從頂層結構設計角度出發的。

2、生前信托與遺囑信托的打通與運用。遺囑信托與生前信托在同一信托結構中的打通與運用,將是遺囑信托最重要的實踐模式。當然,單一遺囑信托,遺囑信托加生前信托,生前信托加遺囑信托,備用信托加遺囑信托,以及信托與意愿安排的同步運用都將是可能的應用場景。

3、自然人受托人信托的嘗試與探索。可以預見,自然人受托人信托的實踐發展速度可能會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當然,其中如何把握合規價值與制度效果是重中之重。

4、機構受托人與自然人受托人:信托的價值融合與發展。對于不同家族或家庭而言,部分資產置入機構受托人信托,部分資產置入自然人受托人信托,在特定情形下選擇自然人與機構受托人作為共同受托人的信托,也可能是較好實現方式。自然人受托人信托的發展趨勢是不可阻擋的,信托機構應當如何把握和面對這個趨勢是值得關注的。

5、整體解決方案視角下,民事信托的全場景實踐與創新。這個判斷基于兩個確定的基礎:其一家族對于財富管理整體解決方案的訴求與期待,不同解決方案對應的是不同的應用場景,基于不同場景的實踐此前信托機構已經大量開展,但信托應用的場景會越來越豐富,這不僅是家族主動選擇的過程,也是信托機構必須被動接受的結果。由此,基于股權、不動產、金融資產等不同資產類型,FGT、NRT等不同身份類型;生前、遺囑、監護支援等不同生命周期;保障支持、風險隔離、持續創業、世代傳承、頂層結構等不同目標的信托應用場景將會被逐一打開。

6、信托治理、所有權結構及信托文化的回歸與創新。我們始終認為信托的發展有四個主要問題:應用場景、信托治理、所有權結構及信托文化。在應用場景打開的同時,信托治理與所有權結構的回歸與創新是至為關鍵的。

 

■ 一周信托、資管產品市場綜述


信托:

1、本周(12月14日-12月20日)集合信托成立市場持續遇冷,募集規模繼續下行。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本周共有231款集合信托產品成立,環比增加9.48%;募集資金168.61億元,環比減少9.06%。

2、本周集合信托發行市場略有回暖,發行規模保持小幅增長。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本周共43家信托公司發行集合信托產品223款,環比增加1.36%;發行規模387.50億元,環比增加2.65%。

3、本周各投向領域中,金融和房地產兩大領域的產品募集有所下滑,其他各投向領域增長不一。據統計,本周金融類集合信托募集資金67.63億元,環比減少2.91%;房地產類信托的募集規模37.69億元,環比減少20.28%;基礎產業類信托募集資金20.72億元,環比增加2.41倍;工商企業類信托募集資金23.96億元,環比增加56.95%。


資管:

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本周(2020.12.14- 2020.12.20)集合資管產品發行數量為20款。其中,券商資管產品發行數量18款,較上周持平,發行規模為16.44億元,較上周增加0.77億元;基金子公司集合資管產品發行規模為1.54億元,較上周減少7.64億元,產品發行數量2款,較上周減少4款;本周沒有期貨資管產品發行情況。

 

五、干貨推薦

 

■ 信托公司參與公募REITs業務的模式探討

 

2020年4月,證監會與國家發改委聯合發布推進基礎設施公募REITs試點的通知,拉開了我國公募REITs試點的序幕。在《證券法》《證券投資基金法》《證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管理規定》等現有法規條文的基礎上,證監會、交易所、行業協會陸續發布了基礎設施公募REITs的相關監管文件,基本監管框架已初步形成。本文將探討在現行的監管框架下,信托公司如何參與公募REITs業務。

 

1、監管文件梳理

 

基礎設施公募REITs的各類監管文件可分為3大類。第一類是由證監會、國家發改委發布的基礎設施公募REITs綱領性通知。第二類是由證監會發布的《公開募集基礎設施證券投資基金指引(試行)》(以下簡稱《基礎設施基金指引》),是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公募REITs監管文件,處于核心地位。第三類是以《基礎設施基金指引》為基礎制定的更加細化的配套性文件,分別由上交所、深交所、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中國證券業協會發布。

 

在現行的監管框架下,公募REITs的發行、銷售由基金公司主導,大部分監管文件均圍繞基金公司的行為展開,信托公司開展公募REITs業務的空間相對較小。信托公司開展基礎設施公募REITs業務主要有2條路徑。第一是作為公募REITs交易結構中的1層SPV,參與公募REITs的發行。第二是以自有資金或信托資金認購公募REITs份額。關于公募REITs的發行環節,信托公司應重點關注的2項文件為國家發改委發布的項目申報工作通知、《基礎設施基金指引》。信托公司如果有意投資基礎設施公募REITs,應重點關注《公開募集基礎設施證券投資基金網下投資者管理細則》。

 

2、信托加入公募REITs交易結構的方案設計

 

(一)監管政策解讀

 

關于基礎設施公募REITs的交易結構,《基礎設施基金指引》的要求為,“基金通過基礎設施資產支持證券持有基礎設施項目公司全部股權”。因此,公募REITs必須的基本結構為3層,即“公募基金+資產支持證券+項目公司”。

 

在公募REITs試點之前,我國已發行多單類REITs產品。在類REITs的交易結構中,通過“資產支持證券+私募基金”控制項目公司為常見的做法。類REITs的交易結構可為公募REITs提供一定的借鑒,即通過私募基金構建對項目公司股權+債權的控制模式。《基礎設施基金指引》要求“基金通過資產支持證券和項目公司等載體取得基礎設施項目完全所有權或經營權利”。私募基金作為一層特殊目的載體,未被提及為必須的結構,但《基礎設施基金指引》也未明確禁止私募基金加入交易結構。

 

(二)信托加入公募REITs的基本交易結構

 

信托計劃可以發揮的作用與私募基金類似,即構建控制項目公司的股權與債權。由于信托計劃具有放貸資格,相較私募基金在合規性上更具有獨特優勢。因此,信托加入公募REITs交易結構的基本方案為,通過“公募基金+資產支持證券+信托計劃”最終控制項目公司。

 

公募REITs涉及到的參與方眾多。在SPV的設置方面,除了包括公募基金管理人、專項計劃管理人外,還可能包括私募基金管理人或信托公司。為了確保公募REITs的穩定運營,《基礎設施基金指引》要求公募基金管理人、專項計劃管理人應存在實際控制關系或受同一控制人控制。《基礎設施基金指引》未提及私募基金或信托計劃為必須的特殊目的載體,因此未對私募基金管理人或信托公司與公募基金管理人、專項計劃管理人的同一控制關系做出明確規定。根據《基礎設施基金指引》的導向,如果私募基金管理人或信托公司與公募基金管理人、專項計劃管理人均存在同一控制關系,預計私募基金管理人或信托公司加入交易結構將更有可能被監管接受與認可。

 

在公募REITs的交易結構中,公募基金管理人處于主導地位,除了搭建特殊目的載體控制項目公司外,還應主動履行基礎設施項目的運營管理職責。公募基金管理人在股票、債券等標準化資產的投研方面更具優勢,對于基礎設施項目的管理經驗相對欠缺。因此《基礎設施基金指引》允許公募基金管理人設立專門的子公司,或委托外部管理機構負責運營管理職責。外部管理機構一般可選擇由原始權益人或其關聯方擔任。

 

(三)信托加入公募REITs交易結構的遠期設想

 

《基礎設施基金指引》未明確禁止在“公募基金+資產支持證券+項目公司”3層結構的基礎上再增加1層特殊目的載體,但再增加1層特殊目的載體將使公募REITs的交易結構更加復雜。從可操作性的角度,信托計劃直接加入公募REITs的交易結構雖有一定的可能性,但也有較大的困難。

 

為了克服信托計劃加入后使交易結構更加復雜的難題,未來信托公司可探索直接作為計劃管理人加入公募REITs交易結構,即交易結構中的資產支持證券由信托公司設立,避免多增加1層特殊目的載體。

 

信托公司直接作為計劃管理人加入公募REITs交易結構,需滿足2大條件。一是信托公司應獲得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管理人試點資格,目前僅有中信信托、華能信托2家公司獲得。二是應滿足公募基金管理人與信托公司存在同一控制關系。

 

對于第一項條件,由于信托作為特殊目的載體具有獨特的資產隔離制度優勢,信托不應被排除在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管理人之外。《證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管理規定》明確,經中國證監會認可,期貨公司、證券金融公司、中國證監會負責監管的其他公司以及商業銀行、保險公司、信托公司等金融機構,可參照適用本規定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雖然目前僅有2家信托公司獲得專項計劃管理人試點資格,但預計未來將有更多的信托公司在該項試點資格上取得突破。

 

第二項條件也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以2家已獲得專項計劃管理人試點資格的信托公司中信信托、華能信托為例,其分別屬于中信集團、華能集團。中信集團下屬公司中信證券控制華夏基金,華能集團下屬公司華能資本控制長城基金。此外,根據各家信托公司披露的2019年報,至2019年末,有16家信托公司持有基金公司40%以上的股權,其中有10家信托公司持股比例在50%以上。

 

信托公司作為計劃管理人加入公募REITs交易結構,更符合《基礎設施基金指引》政策導向。雖然短期內符合條件的信托公司數量較少,但可作為信托公司開展公募REITs業務的長期方向。

 

3、信托作為投資者配置REITs資產

 

(一)參與戰略配售的可行性

 

REITs可作為股票、債券之外新的資產配置方向。在公募REITs的交易結構中,包括戰略配售、網下投資者、公眾投資者3大類認購模式。《基礎設施基金指引》規定,“基礎設施項目原始權益人或其同一控制下的關聯方參與基礎設施基金份額戰略配售的比例合計不得低于本次基金份額發售數量的20%”,即戰略配售主要面向原始權益人及其關聯方。《基礎設施基金指引》同時規定,“原始權益人或其同一控制下的關聯方以外的專業機構投資者可以參與基礎設施基金份額戰略配售,戰略配售比例由基金管理人合理確定”。

 

參與戰略配售的專業投資者的范圍,在上交所、深交所發布的配套文件中有相關規定。《上海證券交易所基礎設施證券投資基金(REITs)發售業務指引(試行)》《深圳證券交易所公開募集基礎設施證券投資基金發售業務指引(試行)》(目前均為征求意見稿)對專業投資者的范圍界定保持一致,均鼓勵以下專業投資者和配售對象參與戰略配售,具體包括:

 

(一)與原始權益人經營業務具有戰略合作關系或長期合作愿景的大型企業或其下屬企業;

 

(二)具有長期投資意愿的大型保險公司或其下屬企業、國家級大型投資基金或其下屬企業;

 

(三)以公開募集方式設立,主要投資策略包括投資長期限、高分紅類資產的證券投資基金或其他資管產品;

 

(四)具有豐富基礎設施項目投資經驗的基礎設施投資機構、政府專項基金、產業投資基金等專業機構投資者;

 

(五)原始權益人及其相關子公司;

 

(六)原始權益人的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參與本次戰略配售設立的專項資產管理計劃。

 

上交所、深交所界定的6大類專業投資者中,提及了保險公司、具有基礎設施投資經驗的投資基金等,未提及信托公司或信托計劃,信托參與戰略配售的可行性較低。但是,如果信托公司股東擁有產業背景,股東發行公募REITs后,信托公司可作為原始權益人的子公司或關聯方參與戰略配售。

 

(二)作為網下投資者參與認購

 

雖然信托參與戰略配售的可行性較低,但信托可以網下投資者的身份認購REITs份額。《基礎設施基金指引》明確,“網下投資者為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信托公司、財務公司、保險公司、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商業銀行及其理財子公司、符合規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以及其他中國證監會認可的專業機構投資者”。網下投資者參與公募REITs認購的細節問題,由中國證券業協會發布的《公開募集基礎設施證券投資基金網下投資者管理細則》(目前為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網下投資者管理細則》)做出規定,該文件對信托公司參與認購公募REITs的規定相對友好。

 

《網下投資者管理細則》明確,網下投資者“可將其所屬或直接管理的、擬參與基礎設施基金網下詢價和認購業務且符合本細則規定的自營投資賬戶或資產管理產品注冊為配售對象”。因此,信托公司作為網下投資者認購公募REITs,既可以通過信托計劃,也可以通過自營賬戶。

 

網下投資者認購公募REITs大致可分為注冊、參與詢價、確定認購數量、繳款認購4個環節。在注冊環節,信托公司可直接向證券業協會申請注冊。在參與詢價環節,網下投資者應具備相應的專業能力。《網下投資者管理細則》要求,網下投資者應“建立完善的內部控制制度和業務操作流程”,“嚴格履行定價決策程序”,并“將相關業務制度匯編、工作底稿等存檔備查”。

 

4、總結

 

信托公司參與基礎設施公募REITs業務主要有2條路徑。一是在發行環節,以信托計劃作為特殊目的載體加入交易結構。二是在投資環節,認購基礎設施公募REITs份額。

 

對于信托計劃加入交易結構,在現行的監管框架下,雖未被明確禁止,但仍存在較大的難度。因此,短期內信托公司應充分發揮信托貼近資產端的優勢,以項目儲備為主。長期來看,部分有條件的信托公司,可探索作為專項計劃管理人加入交易結構。短期內信托公司可以將資產支持票據ABN作為重點發展方向,積累資產證券化業務經驗。

 

在投資環節認購基礎設施公募REITs份額,信托公司可以網下投資者的身份參與,但信托公司應及時建立起公募REITs的內部投資決策流程和制度。長期來看,公募REITs有望成為獨立于股票、債券之外的新的資產配置種類,可探索將REITs加入到現有的各種資產配置組合中,實現不同種類資產的風險分散。

 

作者:謝運博



往期回顧: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信托業又成了金融市場里的“壞孩子”?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三季度信托資產繼續壓降 但業務結構有所改善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監管層壓降融資類信托規模到底影響有多大?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業內外熱議信托制度提案受到銀保監會積極回復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預計每年逾半數高凈值人群將追加資產進入家族信托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央行年度指出少數信托已劣變為高風險機構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銀保監會啟動新一輪針對房地產信托的專項排查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固收+”能否成為信托固收業務轉型突破口?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近300億信托賠償準備金躺在帳上睡大覺引關注

用益-信托經理參考:服務類信托累計存續募集規模約突破3萬億元



用益頻道-第一短幅
信托統計
統計結果

數量總數

規模總計

億元

平均期限

平均年收益率

%

用益頻道-第二短幅
用益頻道-第一旗幟
用益頻道-第二旗幟